现实机锋交织奇幻时空,《在劫难逃》中有三重创新

现实机锋交织奇幻时空,《在劫难逃》中有三重创新

死亡、重生、循环、挣扎,重重迷雾包裹着荧幕内外的每一个人。

“过去就是未来,未来即是现在”,伴随着重重谜团的愈加扑朔迷离在真实与谎言梦魇之下,看似是警匪间的猫鼠游戏,但似乎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

这是爱奇艺迷雾剧场的最新之作《在劫难逃》。首演反派的鹿晗,王千源、吴越等实力派演员的加盟,扑朔迷离的凶杀事件,以及高概念的时空穿梭元素,共同拔高了观众对于这部作品的期待。

而《在劫难逃》也的确没有辜负观众。短短八集间,《在劫难逃》玩转了意料之外的反转戏码。

主角一次次死亡,又一次次重生。在循环往复的时间空间里,真相的拼图被一一凑齐,继而共同编织成了一幅完整的、光怪陆离的悬疑画像。

抽丝剥茧,寻找悬疑叙事新切口

“真炸弹还是假炸弹?

“你不能确定,你只能和我赌一把”。

在赵彬彬狰狞而疯狂的笑容中,一切都发生得猝不及防。

受伤、爆炸、死亡,在弹幕观众的疑惑声中,《在劫难逃》似乎走向了观众所熟悉的“全剧终”。

然而,一秒钟后,张海峰从“梦”中惊醒,仿佛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如果把进度条拖到两分钟后,没有一位黑衣男子偷走了故事第一分钟里,那把属于张海峰牛河店的切菜刀的话。

命案再次发生,时间轮盘重新转动。冷色调水泥风格下庞杂缤纷的世界,仿佛是一盘早已布置的棋局,在悄无声息之中按照背后之人的所思所想开始运行。

观众以为的“大结局”,只不过是故事的“起点”。

而这也正是《在劫难逃》有意思的地方所在。不同于我们所熟知的悬疑剧套路,在很多时候,《在劫难逃》把结果摆在观众眼前,放在张海峰每一次重生的起点。但即便知道结局会发生什么,张海峰依旧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也正是因此,短短八集,《在劫难逃》已经两次“团灭”。

(动图)

在这样的剧情设定下,上帝视角已然失去作用,每当观众以为找到一点线索和规律时,新的关于案件和时空的谜团再次出现。

上一次死亡前得知的线索,在下一次重生时,都有可能成为煽动暴风雨的蝴蝶翅膀。一如《在劫难逃》的slogan——“过去就是未来,未来即是现在”,我们习以为常的线性的时间,在主角们跌入时光漩涡中后被打碎了。

在这种情况下,抓住观众的“钩子”,也不仅仅只是最终的结果,而是被逐渐补全的真相拼图。这些拼图,被埋藏在跌宕起伏的迷案之中,抽丝剥茧、逐渐明晰。带着解密的快感,让观众沉浸其中,欲罢不能。

(动图)

这种新颖的叙事方式,在此前的悬疑类型剧中是前所未见的。落脚于最终的效果呈现,便是《在劫难逃》中的次次惊艳——不到故事的最后一秒,观众永远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秘密在等着你。

明暗交织,势均力敌的猫鼠游戏

《在劫难逃》叙事结构是创新的,在人物的塑造上,也同样逃离了人们习以为常的套路。

而这种新,新在两方面,其一在于角色本身,其二则是正反派的对立结构。

身为警察的张海峰虽然因女儿的意外去世而痛苦,但面对紧急案件,依旧有着身为警察的敏锐。但即便穿越时空,似乎也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

与之相对的罪犯赵彬彬在外人眼中事业有成,温和谦逊而又富有爱心。这样的外表,实在难以让人将他与凶残的杀人凶手联系在一起。

初看之下,这两人的关系,像极了常见的一警一匪版“猫捉老鼠”的游戏。而有意思的是,这一次,“老鼠”仿佛才是占上风的一方。从初次交锋,到二次会面,再到2017年的屡次试探,两人之间的关系,为《在劫难逃》埋下了第一重迷雾。

与此同时,随着剧情的发展,隐藏在赵彬彬复仇案背后的另一重谜案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时空轮回中,不断死亡的李澜、付吉亮、杜朝阳等人,初见似乎是被无辜卷入的路人,但随着十方化工厂谜案的逐渐揭露,他们的真面目也无处遁形。

他们不是明面上的穷凶极恶之人。光鲜的过往经历下,掺杂着的灰色过往,机锋所指的,也是上层阶级的悖伦纵欲,相残相食。

这种类型剧中典型的反派形象,却被《在劫难逃》加以包装,成为“黄雀”之前的“螳螂”,剧集增加了更多意想不到的看点。

而至此,欧墨花店的老板娘孙晓萌与男友刘雨奇这个最初看似与主线毫不相干的支线,也开始从另一个侧面讲述着这场疯狂的犯罪游戏。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孙晓萌的花店名字,以及花店和赵彬彬家中同时出现的油画,也早已暗藏玄机。欧墨指的是希腊神话和罗马神话中专司复仇的三女神欧墨尼得斯,油画则是《被复仇女神追的俄瑞斯忒斯》。

这些最细微之处的细节,为剧集构画了一幅不同寻常的现代都市的罪恶图鉴图卷。

时空轮回,西西弗斯式的救赎

《在劫难逃》的英文译名,是西西弗斯。

这个绑架了死神、让世间一度没有了死亡的国王,最终被惩罚将巨石推上山顶、然后巨石滚下,前功尽弃,然后他继续推,不断重复、永无止境,看不到希望,也无所谓等待的结局,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宿命。

从目前的剧情来看,借以“跨时空追凶”的设定,《在劫难逃》中的众人,似乎也的确难逃西西弗斯式的悲剧结局。

身为警察,张海峰费尽心思想要阻止悲剧的发生,却总是无济于事。身为罪犯,尽管赵彬彬一次次得手,但他似乎也依旧有未能解决的,和未能放下的情感。

而伴随着剧集的进展,当尘封旧事被一片片剥落,或许不难发现,《在劫难逃》的故事,不仅仅只是一场警匪间的你追我赶。

张海峰和赵彬彬一次次挣扎在时间漩涡中,或是试图阻止悲剧的发生,或是始终为复仇竭尽全力。这也让《在劫难逃》逃离了单一的悬疑,关于爱恨、救赎、陪伴,都在逐渐拼起来的真相面前,逐一闪现。

毫无疑问,在越来越多新奇的元素吸引观众的同时,也被越来越专业的观众用放大镜鉴别其成色。尤其是随着今年悬疑题材的复苏,“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下,观众的要求无疑也更加严苛。

此次,《在劫难逃》又一次引发热议,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并举,也是一次类型之外的创新尝试。

事实上,这不是迷雾剧场第一部引起热议的作品了。从五月爱奇艺迷雾剧场首次公开海报以来,共有四部作品与观众见面。

从口碑来看,四部作品豆瓣评分皆突破同类题材平均线,其中《隐秘的角落》更是以9.2分的开分,成为今年国产剧的口碑之最。

从内容上看,《十日游戏》悬疑和爱情双线并行;《隐秘的角落》则切中家庭教育的现实关照;《非常目击》将夜雨雾的地域特色与诗意悬疑风格进行了创新融合;《在劫难逃》则在时空陷阱中讲述一场复仇故事。

虽然同属于“悬疑题材”这个大类别,但内容上的垂直细分差异化也让悬疑类剧集创作迸发出了新的生机。

显而易见,迷雾剧场用悬疑类型和12集短剧的新颖模式,已经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成为国产精品悬疑短剧集的“标杆产地”。

而如今,好戏不过刚刚开场,对于迷雾剧场的下一部作品,人们依然期待满满。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