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市场瞬息万变,这群IP拓荒者们如何自我革新?

潮流市场瞬息万变,这群IP拓荒者们如何自我革新?

文|欧巴

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两年的综艺市场,相信不少人的答案会是低迷。

在行业热闹的时候,一切问题都可以掩盖。但当行业遇冷,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便暴露于阳光之下。

自2021年来,文娱产业方面的相关政策层层出台,文娱行业的管控日渐趋严,综艺市场的流量公式难以走通,行业曾经的繁华景象也随之消退不少。

凛冬之下,“活下去”已成第一要义。获得市场校验的“综N代”,无疑是最稳妥的选择。但与之并存的严峻挑战是,如何维系观众的口碑。当同一种模式不断被复制粘贴,观众的好奇心在短时间内会被迅速消耗,这种模式的吸引力也相应减退,赢得好评将变得越来越难。

在这一境遇之下,回春或许是每一位综艺人最渴望听到的词语。有意思的是,今年能够有信心说出这句话的,还是爱奇艺说唱IP。只不过,今年它有一个一个新的名字——《中国说唱巅峰对决》。

巅峰对决,成效几何?

所谓巅峰对决,就像一场“华山论剑”,来者皆为业内顶级各门各派各显神通24位首发rapper厮杀,顶级中文说唱歌手组成四大联盟,对抗、淘汰、踢馆轮番上演,堪比体育赛事的竞争方式,奠定了《中国说唱巅峰对决》的可看性

而更多的炸点,则聚焦在中文说唱的多元性表达之上。参加竞选的曲目中,有极具当下性的本土表达,也有将民族性与流行性结合的佳作,更有说唱OG的时代呐喊。

这也不仅是赛制、机制的创新,更是音乐性、内容性的突破。这也让观众对于下一季的到来,充满了些新的期待。

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些改变来之不易。今年是说唱从地下走向市场的第六年。综艺行业中有种对“综N代”的共同焦虑:对于综艺IP来说,第五季往往是关键。说唱这样的充满态度的竞技节目,尤其存在这样的隐忧:节目的火爆依托于大量高水准选手密集的品质舞台呈现,但人才储备又能够支撑节目走多久?

2017年的夏天,知名音乐博主耳帝就已经表达过这种忧虑:一个有着K歌文化的国家,好声音挖了五年就面临人才枯竭,那么一个并没有嘻哈文化的国家,嘻哈选秀能挖几年?

在随后几年,这种忧虑便得到了市场的验证——成熟的rapper几乎被“淘”尽,甚至没有用到五年时间。

不过,选手资源枯涸的另一面是,经过市场一次次的“淘沙”,中文说唱已取得大众的认可。根据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说唱音乐报告(2022)》来看,一个极为明显的趋势是,中文说唱在经过了前几年的野蛮生长后,在近五六年中实现了明显的本土风格化转换。在音乐风格上,陷阱说唱风格占据主流的同时,旋律说唱、情绪说唱等风格开始崛起。

与往季相比,这一点在《中国说唱歌巅峰对决》体现得淋漓尽致。

当然,除了台前的变革,更多的改变,则隐藏在背后。

年初,车澈离开综艺战场。一个标志性人物的离开,观众纵然有不舍以及对于时光飞逝的感慨,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这一季的总导演兼总制片人左近,并不是个陌生的名字。如果从2017年《中国有嘻哈》开始关注,就可以发现,这个被选手们亲切的称为“左哥”的女导演,几乎陪伴着说唱IP度过了所有高峰与低谷。

但熟悉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从“0分到90分”的综艺,想要从90分再往上走,并不简单。

在今天的爱奇艺悦享会现场,《中国说唱巅峰对决2023》正式官宣。歌、人、原生关系所构成的说唱“承重墙”成为新一季的关注重点。24+位选手参与,更为激烈的厂牌关系呈现,负责招募、管理及谋划的职业经理人,都将在明年与观众见面。左近到底将在其中玩出怎样的新花样,所有人都在关注。

左近接棒,优势何在?

若说车澈总能在众多处于萌芽期的流行文化中,挖掘出最具有潜力的那一个,那么左近尤为擅长的,似乎是从既定的概念中,挖掘出音乐最与众不同、也最有态度的一面。

从加入爱奇艺开始,左近就接触到了音乐相关的综艺内容开发,如果回顾左近的职业生涯,或许不难发现,这种更为“流动性”的探讨,频繁出现在她的作品之中。比如探讨着音乐可能性的《我是唱作人》,以培养年轻rapper为目标的《少年说唱企划》。

今年,左近再次将这种逻辑运用在了《中国说唱巅峰对决》之上。节目播出后,左近曾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提到了GAI在《中国有嘻哈》夺冠后的生活状态变化。

作为说唱圈内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GAI从连饭都吃不起的地下小rapper,成为了整个行业最头部的Rapstar,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左近曾问过GAI这样一个问题:你喜欢现在的状态吗?GAI回答音乐仍然是最为重要的生活部分但相比过去满含江湖义气的歌词表达,我现在更看重对于音乐的理解是否包含了过往的经历和思考。

这也是这一季《中国说唱巅峰对决》最明显的变化之一。虽然rapper们依旧保有着对音乐的认真,边缘性、颠覆性和批判性的态度也依旧还在,但相比前几年,不论是其音乐创作,还是其时尚形象、音乐态度以及现实关注,都有了更为直观的变化。

某种程度上,呈现“动态”的市场变化,是综N代都不可避免需要去探索的东西。但综艺真正能保持“内味儿”的秘密,是在流动的市场中,找到那个“刚刚好”。这是身为女导演得左近,更为细腻的探索。

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下一季的“巅峰对决”尚在路上。在维护内容创作生态的前提下,如何提高内容的水平,如何探讨更多“流动”的可能性,这是未来左近需要持续推进的课题。

车澈创业,哪些动作?

左近未来会带领着说唱IP走向何方,一切还得时间来检验。而车澈已然开始了全新的征途。

在综艺市场活跃的那些年里,车澈不知疲倦地诉说着他对于潮流文化的构想——通过一档或多档节目,来引领大众关注小众群体,“只有小众文化在出圈的过程中才能产生爆款,同时引领大众审美,最后引领消费升级。”

但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看,目前大多数的潮流产业与内容衔接都有一定的滞后性,等到节目播出之后,需要面临的问题是:一是能否来得及衔接上综艺热度,另外就是热度可以持续多久。

而当它们步入“综N代”时,新的悖论又出现了。曾经的小众文化开始变得流行,但真正被综艺“一夜带火”的圈层,能够形成完整和成熟的产业链的,实则寥寥无几。

在激烈的互联网市场竞争中,节目与圈层不能简单地彼此“消费”。只有推动整个产业链发展,让产业链上下游都能持续爆发出商业价值,原本小众的青年文化才算是真正找到了新的生存空间。

离开综艺市场后,车澈所尝试的,似乎就是这样一条路径。回顾车澈今年最重要的两大新动作,可以发现一些明显的赋能轨迹。

六月,车澈的潮流内容厂牌公司INDE Company,宣布与全球知名的经纪公司CAA中国达成合作,共同成立了潮流音乐厂牌INDECAA,签约了第一位音乐人NINEONE赵馨玥。

七月,车澈现身潮流公司寻找独角兽发布会现场,宣布加盟。在寻找独角兽的发布会现场,车澈回答了一些关键性的问题:“我一直在做的,就是通过垂类赛道IP内容与青年文化中最优秀的部分做结合,去撬动大众流行。我想要成为小众潮流文化与大众认知之间的媒介与桥梁,用内容赋能潮流艺术。”

事实上,早在《潮流合伙人》中,车澈便已经做了初步尝试。他跳脱出综艺的形式限制,以更加直接的方式触碰消费市场的潮流业态,并试图创造综艺行业一鱼多吃的新玩法——以内容IP为原点打通线上线下多元消费。

彼时,他对于这档节目的期望是,“我需要一个带状的东西,这个东西可以长久地成为一个内容的支点,让我们可以形成一个IP,持续对年轻人施加影响。而这种影响在后端对我们不管是文化上、还是商业上都非常重要。”

如今,他将关于说唱圈的IP产业链进一步打通。在《中国说唱巅峰对决》的节目现场,车澈佩戴着FARMER BOB登台,说唱和潮流品牌在这一刻完成交汇。不论是潮流厂牌,还是潮玩生意,这些内容就像一条永远流动的活泉,可以源源不断的进行互补。通过不同IP的辐射,其消费人群也在发生着质的转变。

如果说,综艺之于中国说唱而言,完成的是逃离小众的任务,那么如今车澈正在尝试的,是在竞争性压力下,以音乐作为纽带,从更广阔的行业中汲取内容,再通过潮流IP更为完整的产业链反哺行业。

这无疑能够将影响力从一档综艺,辐射到潮流文化和潮流产品等多个圈层,并实现从垂圈到泛娱乐的过渡与发散。对于中国新世代的声音和态度而言,这或许会是一个更为难得的机会。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知世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微信:hanyingnan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