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流量光环”加持 《燃烧》探索国产刑侦剧逆袭之道

没有“流量光环”加持 《燃烧》探索国产刑侦剧逆袭之道

作为刑侦剧中独具特色的一名“慢热型选手”,《燃烧》在这个初夏给了我们许多惊喜。

开播以来,《燃烧》在竞争激烈的黄金档收视率几乎全程稳定在前三,并且多次登顶,德塔文悬疑剧景气指数连续三周榜单第一,B站电视剧刑侦榜、悬疑榜多日蝉联第一,腾讯视频电视剧悬疑类榜单冠军,爱奇艺电视剧飙升榜第一。就连在饱览各路精品悬疑剧的B站用户中,也拿到了8.3分的不俗成绩。 低调入局的《燃烧》,在落幕时却赢得了满堂彩,实现了热度与口碑的并驾齐驱。

在《燃烧》中,刑侦剧惯有的单一背景被打破,家族关系、隔代纠纷、商业战争……角色的多样性将警察的破案场延伸至命案现场外,在呈现给观众新奇视觉体验的同时,产生的是直抵内心深处的震撼。即便求新求变的因子在《燃烧》中缓缓流淌,但刑侦剧的“初心”并未出走,扎实的案场写实、硬核的正剧风,严谨的公安范儿依然在熊熊燃烧。

归根结底,《燃烧》之所以能实现逆袭,并且带动国产刑侦剧市场回热,主要在于从人物、叙事等数个方面,都既坚守住了刑侦剧的本质魅力,又做出了大胆的突破创新。同时,该剧汇聚强大的实力派主演阵容,也令该剧强势出圈,带动口碑热度双丰收。

以案写人 突破刑侦题材故事瓶颈

笼罩在龙湾上空错综复杂的家族谜团,在北山山洞那具腐朽风化了二十年的陈年女尸,重见天日的那一刻,一同被牵扯了出来。

以往的刑侦剧一向有“案强人弱”的特点,犯罪手段和破案经历极尽曲折,但主要人物的形象却显得单薄。但这一次,《燃烧》却试图另辟蹊径,以北山女尸为圆心,展开的却是一副力透纸背的人性画卷。在层层抽丝剥茧追逐案件真相的同时,对角色内心加以凝视与剖析,对人物形象进行入木三分的刻画, 是《燃烧》借案件之手,回归人性本身的一次大胆尝试。

《燃烧》所呈现的并不是绿叶衬红花、几位 “神探”主角大放异彩的故事,而是聚焦在案件中登场的各色人物,以及他们内心世界的千种模样、万般滋味。生长于警察世家的高风,面对的是理想与家族荣誉的两难抉择,内心的煎熬与炙烤产生的压迫,不禁令屏幕前的观众心头一紧;女主许佳桐在商战、情场、命案场之间游刃有余,展现出人性中进取的一面,也展现出这一面在失去法理和正义的约束后所具有的破坏性;看似慈眉善目实则操控全局“运筹帷幄”的赵月娥,举手谈笑之间将他人的命运颠倒翻覆,让观众看到人性中最复杂也最灰暗的部分;童年缺失成为一生阴影的杨衡,在极端的行为之余,流露出的是小人物命如浮萍的可悲与无奈……在《燃烧》中,不论是光明的正义感,对亲人的温情,还是对证明自己的渴望,乃至原生家庭带来的缺憾,都生动真实地呈现于观众面前。

而在这一剖一望中,《燃烧》发散出的价值意义,就远远超过了案件本身。在当下年轻人思维独立、活跃的全新背景之下,《燃烧》对人物的深挖不仅极具看点和讨论度,更为该剧的价值引领铺平了道路。剧中避免了说教式的假大空口号,而是将求真、捍卫正义的价值观建立在对人性的深入诠释的基础上,此般有温度、有态度的输出方式,无疑更具说服力和引导力。

多线叙事 展现刑侦题材多元魅力

在悬疑剧中,只有一味追求快节奏、丝毫不留给观众喘息之机的极致烧脑剧作,才属上乘之品吗?《燃烧》在圈层突围中发起的冲击,已然给出了答案。

拉动《燃烧》的进度条,呈现在眼前的是交错时空的跳跃画面。眼前,身着当代制服的警察眉头紧锁,镜头一转,来自90年代的怀旧场景便扑面而来,强烈的写实感鲜明呈现。在《燃烧》中,时间的线性被打破,通过多线叙事的方式,该剧“折叠式”地讲述了三个发生在不同时代背景之下,却又相互勾连的案件。不是以矛盾冲突的烈度和浓度刺激观众, 而是在时间的纬度中,展现正义和邪恶的持久战。

在漫长时间线上凸显出的谋篇布局,不可不谓之宏大,而随之带来的,则是在“烧脑”“高能”之外的强烈精神震撼。吸引观众追剧的问题,不仅是被烧死的人到底是不是许家福?是谁杀死了罗红英?杀手连环杀人是受谁指使?并且还有:一个人为了求索真相,究竟要背负怎样的代价?当人的欲望得不到约束,究竟涉入多黑暗的深渊?当正义得不到彰显,会为受害者带来怎样的命运?

值得一提的是,官微“影视剧燃烧”也化身“小燃队长”,在良性互动中引领观众深刻洞察剧情线的同时,实现了对观众的“零距离”陪伴。如通过新媒体多维策划延伸视频内容,对剧中引人深思的五桩案件:“白骨案”“405案”“开棺验尸案”“许家福案”“DNA案”,进行案情复盘,带动关注和讨论,长线发酵。这样的营销思路和长线深入的剧情特质之间形成了良好的化学反应,在相当程度上提高了受众黏性,激发了观众的活跃度,让《燃烧》收获了刑侦题材难得的持续热度。

巅峰阵容 强化刑侦题材观剧体验

“看了演员表就知道这剧差不了!”

《燃烧》在创作、制作和营销层面极具匠心,但最终为故事“赋予灵魂”的,还是出现在屏幕之上,直接面对观众的主演阵容。奚美娟、邬君梅、谭凯、杜志国以及最近晋升为“姐圈顶流”的表情管理达人刘敏涛,在剧中都悉数亮相。

幕后终极boss赵月娥,由国家一级演员 奚美娟饰演。此前,奚美娟以“国民妈妈”的形象著称,本次“颠覆性”出演反派boss,再度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实力。在奚美娟的演绎中,赵月娥的“坏”并非是青面獠牙,而是被分解开来,放在了冷静、霸气、坚定、掌控力强等表象背后,细水长流般地逐渐显露出来,既能迷惑住剧中的所有人,又能让观众一目了然。不少观众表示被赵月娥“气到牙痒”“气到跺脚”,就是对表演的最大肯定。

家庭事业两得意的沈超英,由奥斯卡金像奖终身评委 邬君梅饰演。前期意气风发、谈笑风生的中年女人,与惨遭一记闷拳经历丧子之痛的绝望母亲,处于生活的两个极端。但邬君梅的诠释却没有丝毫斧凿痕迹,从剧情后期沈超英消散抽离的精气神儿里,观众一眼就能读出她那被颠覆的人生。

除案件真相之外心中再无其他的冯凯队长,由 谭凯饰演。十年前《神话》中荡气回肠的霸王项羽,在十年后的《燃烧》中,同样是一身浩然正气。专注严谨、不苟言笑的冯凯,自带“鹰眼扫射”的气场,虽然表情不多,但眼神中永远透露着坚定与正义,给观众以强大的安心感。

一生坚守正义、弥留之际唯一的要求便是穿着警服离世的刘志坚,由 张志坚饰演。在《燃烧》中,刘志坚是坚守正道,但却为理想与正义献身的悲情角色。不论是在追查案情时的专注与迫切,还是在与战友高四海诀别时眼神中流露出的悲伤与不舍,都显得无比真实动人。

与舞台上的“沉浸式表演”不同,剧中饰演高风之母刘洁的 刘敏涛,内敛沉稳得让人心惊。她是这样一个角色:既不被丈夫爱,又被儿子误解、二十年来对她冷眼相待。纵观整部作品,这位被排斥的母亲从没有以声嘶力竭的宣泄、或是涕泗横流的苦楚来表达情绪,恰恰相反,她做出的是最简单但同样也最拉扯人心的呈现方式:眼神中暗淡的光芒,将她的心境无比真实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站在整个案件起点的高四海,由 杜志国饰演。到底是该明哲保身、顺从他人的意见,对疑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秉公执法,对得起这一身警服,同时也赌上自己前半生积累的一切名誉?内心的信念感和责任感,在高四海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丰满的角色遇上实力派的诠释,产生的是1+1>2的理想效果。

实力派表演艺术家们在《燃烧》中强势出镜,不仅为剧集品质提供实力保证,更引发网友的热议好评,由此引发的热度发酵,不输任何流量光环。

“《燃烧》是一部看着看着就会认真着迷的戏”

因为戏就在人物的内心沟壑里,在静水深流的剧情铺陈里,在戏骨们的眼角眉梢里。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