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武侠”之本,《云襄传》在“奇谋”江湖中传递道德与温情之力

回归“武侠”之本,《云襄传》在“奇谋”江湖中传递道德与温情之力

文|施鸽

作为中国特有的一种电视剧类型,古装武侠剧的故事情节和人物设定几乎脱胎于梁羽生、古龙和金庸等创作的武侠小说,而其中蕴涵的武侠精神,则可上溯至 《庄子·说剑》、《史记·游侠列传》等。《游侠列传》初初勾勒了“侠”的基本特征,发展至今,“侠”逐渐主观化为一种行为方式与人生信念。“义非侠不立,侠非义不成”,作为“侠”的精神内涵,对“义”的再阐释与传达始终是武侠剧作的核心。“义”应时而变,反映着不同历史时期意识形态的转型和价值观念的移易。

云襄传均谋出了新篇在继承了中国传统武侠基本叙事的基础之上云襄传塑造了一个以文抗武以谋取胜以逸群之才扭转乾坤的智侠形象也以酣畅淋漓的生死武斗精妙绝伦的商业博弈为观众建构了一个颇具当代气质的“奇谋”江湖在快意恩仇之余角色的成长人性的开掘亦被倾力展现引发观众对个体生存境遇的反思传递道德与温情之力

化外江湖,此间凡人

山门打开,一袭布衣、背负行囊,公子谈笑间铺谋定计,搅动江湖。《云襄传》中故事发生“江湖”,是洋州、南都,更是冰山一角下包罗万象的潜在世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个江湖有自成一体的运行逻辑和游戏规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个江湖是云台、凌渊、漕帮和海寇的刀光剑影,是商场较量的成王败寇,更是一群英雄豪侠的爱恨情仇。

作为情节发生的整体舞台背景,《云襄传中的江湖是一个虚构的理想化的世界图景以替天行道为旨归以江湖义气为准则以智谋高低为胜负决断这样的图景暗合了观众“平天下之不平”的心理需求亦包纳了“侠客之梦”自我心理投射而作为人物活动的具体生活场景这一江湖又在细节上极致写实从考究精致的服化道和实景建筑有根有据的门规清律和武功绝学脱胎于三韬六略和现代经济学的商战手段……它构建了一个真实可信的日常生活空间并将之转化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体认与当下和现实产生联结虚构和写实相生相成竖起江湖的骨架

在江湖内部活跃着的各色人物,打破了传统金古武侠剧中大侠们惩恶扬善、超凡入圣的基本设定。以主人公云襄为例:云襄在云台修业十余载,下山之后的第一件事是遍寻仇人,报幼时灭族之仇;在报仇的行动中,贯彻了云台“行寡廉鲜耻之手段,达光明磊落之目的”的作风。而由寇莲衣(舒亚男)、金十两、戚天风、寇元杰、南宫放等人组成的江湖群像,正派杀人放火、偶有“瑕疵”,反派重情讲义、时见“长处”,瑕瑜互见,脱离了非黑即白的刻板思维,人物被刻画得超凡而不入圣、潇洒但不绝俗。人物关系的前情和变动交织,填补江湖的血肉。

明明是化外江湖,却又居住着此间凡人。江湖梦幻高远,却能包纳并尊重这世上的万千姿态,芸芸众生都能在其间发现和安置自己,共赴一场江湖大梦。

古典意境,文人气质

第二十集,镜头从青山白云转到雨中竹林,一间草庐内云襄和莫不凡一坐一立。迎面走来穿着斗笠的樵夫,口中吟唱着苏轼的《定风波》。随后镜头的重心转移到了高扬的马蹄、带雨的竹叶,这两个意象一动一静,生气流动,与《定风波》一并,塑造了一种豪情万丈、一往无前的古典意境。

意境,是中华民族艺术的审美理想,也是中华民族美学意识的最高表达形式。在《云襄传》中,处处可见对古典意境的追求。比如自然山水、天气与古典建筑意象的配合运用,如前例所示,客观的物象结合观众从传统文化中继承而来的潜在感受,抵达了“可望,可游,可居”的境界,传递了精妙的味外之旨与韵外之致。还有对视听语言综合手段的大量运用,如连升坊内对称均衡的构图,烛光和灯光的设置,主角在情感波动时使用的长镜头、远景镜头,充满古典元素的音乐选取和服饰形制、道具肌理的选择等,共同构成了完整的古典表意空间,“含意于‘言’内, 流‘余味’于象外”,带有强烈的诗性,唤起观众的情感和生命体验。

古典意境的营造,与整个电视剧的文人气质不可分割。武侠剧自然要求淋漓尽致的武斗场面和“以武犯禁”的行事手段,而在《云襄传》中,绝大部分危机都化解于云襄的运筹演谋当中,甚至在与福王的最后对决,镜头的跳转、烟雾的弥漫带来意蕴丰富的留白,生死终结于一张小几和对坐两人的不动声色之间。这种强烈的文人气质,植根于剧作对文学性的强调。《云襄传》对故事呈现的偏重,对人性和情感的突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依赖,对现实生活的切近,皆源于此。除此之外,运用当代视野、当代审美和当代精神重新诠释侠与义的内蕴,亦是《云襄传》文人气质的显著表现。

古典意境和文人气质的加持带来剧作格局的扩大与质感的升级保留传统文化气质金古武侠气韵但有所开拓创新为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体验

蚍蜉之力,日月之辉

梁羽生认为“侠是灵魂而武只是躯壳故与其有‘武’无‘侠’不如有‘侠’无‘武’按照这种说法武并非关键问题还在“何以为侠”

靠着“世间最绝顶的手段”,云襄一路以众人为棋,以蚍蜉之力推涛作浪。然而,疏离和孤独,这个人物身上最明显的底色,闻聪曾称他“将心与术倒置”,无论收揽多少力量,却也如凌空蹈虚,“心中无半点热气”。然而,随着剧情发展,云襄在寇莲衣那里体味了七情六欲、习得何为情爱;与金十两、苏鸣玉、莫不凡等人结为患难之交,也饱尝星离雨散之苦。他逐渐变得柔软,复仇的过程逐渐成为与世界、与自我和解的过程。

与自我和解才可堪为“侠”侠义是金十两的古道热肠是苏鸣玉的纯正无邪是寇莲衣的是非分明是苏怀柔的刚柔相济是莫不凡的世故通透更是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是认识到“一人即天下一屋即苍生是对人世间的情爱的珍重在这里是以天下苍生为念明知蚍蜉之力不可为而置生死于度外济王法之穷去人心之憾蚍蜉体魄中爆发的能量,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云襄传》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人虽无虎狼之爪牙、狮象之力量,却可凭智慧擒狼伏虎、驯狮猎象;世间人事物均可筹算布局,却唯情义二字最为难能可贵。云襄在云台修的道,是布局、算计、博弈,是一个在灭族血仇中挣扎的少年,不断用锋利的外壳武装自己。一路走来,世界回馈给云襄的除了恶意,还有一轮明月,一壶美酒,三五知己,一颗真心。它们在关键时刻拉了云襄一把,帮助他找回了属于骆文佳的赤子之心。

和云襄一样,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少不了痛苦和遗憾、选择和失去,但同时,也能发现由善意组成的小小微光,同行者互相照亮,这就是《云襄传》令人动容之处,我们可以从同行者身上汲取温情与力量,有勇气放下偏执,并肩从黑暗走向光明,成为一个与过去截然不同的自己。

用古风诗韵书写江湖以共情超越古今。《云襄传承传统武侠之精神内核和基本架构既有稳扎稳打的动作场面缠绵悱恻的儿女情长亦有脱胎于传统文化的古典意境和文人气质;《云襄传亦放时代之新声开掘现实主义武侠之创新性表达以人心人性为江湖切口从当代视角表达对人物命运的深层思考与真实生活遥相呼应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知世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微信:hanyingnan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