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细腻窥见真实,《无负今日》展望尊师重道下的明媚朝阳

以细腻窥见真实,《无负今日》展望尊师重道下的明媚朝阳

文|欧巴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书本上的知识只是基础,学校课堂外的大千世界、社会现实间的为人处世,乃至精神虚境中的理想品质,也需老师带领学生体会、领悟、习得。韩愈《师说》里的这段话放在当下,不仅用于强调“学于师”的重要性,还点明了师者背负的重任。

正值我国第38个教师节,莫言、余华担任总监制,梁振华担任总编剧、总制片人、艺术总监,赵小溪、赵小鸥执导,胡雅婷编剧,王劲松、乔振宇领衔主演,刘芸、高伟光、曹磊特邀主演,马书良、尹昉、孙茜等特别出演的电影《无负今日》,于今日(9月10日)上线。

1925年,梁启超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同学录》上题词——“无负今日”。那时,校长之位空悬,师无尊;师生治学艰苦,道难传。“无负今日”恰恰点出了尊师重道的必要性。寥寥数字,尽显师者对学子的寄望:耕耘于今日,收获于未来。

言传身教,无负韶华

影片分为《大学》《师说》《青春》三个篇章,以“无负今日”串起五四、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及当今“两个一百年交汇点”三个历史时期。

三个篇章从过去、今夕、未来三个时间维度,搭配“言”“教”“学”三个治学话语,搭建故事框架。

《大学》时间维度上的“过去”,与治学方面的“言”相呼应。

黎锦熙(乔振宇饰)从事国语教学研究近七十年,是现代语文教育界的代表人物,由其编纂整理的《新著国语文法》《新著国语教学法》等教材和论著为国语科解了燃眉之急。

对文法、拼音等语素的讨论,实则点明立“言”的重要性。只有掌握最基本的言语,治学才有可能。

第二部分《师说》,则从王梓坤(王劲松饰)当下的视角,回顾他与恩师黄少诚(高伟光 饰)的深情厚谊。

此段重点在于“教”。无论是王梓坤对自己学生的教诲,还是黄少诚与童年王梓坤的树林夜话,都强调了老师对学生人生上的影响。

正因师者恳切耐心地开导,言传身教,学生才会从中获益。“只要抓得紧今天,再远的路也都能赶上”,与“耕耘在今日,收获却在未来”两段台词,实则暗示了双时空下两代师者诲人不倦的精神传承。

说罢过去、现在,再聊聊聚焦未来的《青春》。

这部分重点放在“学”上,多以学生视角出发,对余华、莫言两位作家进行发问;同时,“青春”本就指代校园内谱写青春之歌的莘莘学子。

明媚的晨光与校园里朝气蓬勃的学生相辅相成,点明“未来是你们的,不要辜负当下”的期冀。只有孜孜不倦地求学,尊师重道,未来才有可期。

开头黎锦熙以一句“回到故乡”展开文法解读课堂;结尾则是莫言回到校园,正对启功老先生的塑像。首尾呼应,更是将“无负今日”作治学初心点出。

回到最初的文法,回到起身的故乡,回到培育自身的校园。《无负今日》的叙事结构,不可谓之不妙。

细腻真实,无负影像

《无负今日》的影像是质朴的,也是激昂的。这种质朴、激昂并非媒介本身所固有的。

媒介不仅仅是记录的手段,它可以同故事中所描绘之事物、人像的状态相贴合,并由此透露出本片真实且细腻的特质。

质朴的影像,使影片具有某种真实性的特征。这种真实感,率先体现在影片的历史素材上。

本片以北师大为背景,真实还原了三个不同时代的重要时间节点:1925年,梁启超发表“无负今日”重要演说;1984年,王梓坤携众人签署教师节倡议书;2022年,新学期学生的精神样貌。

若只描绘学生对梁启超演讲的反应,则稍显淡薄。影片在真实历史的基础上,也加入了一些细节来丰富“传道”对大众的影响。片中,台下可见听众的多样身份:抱孩子的、唱戏未卸妆的、操着南腔北调的……梁任公言语之警世意义,不言而喻。

除了戏剧记叙视角外,影片还与纪录片元素充分结合。

《师说》结尾,放了张1985年9月10日,师大东操场四名学生手举气势恢宏的标语“教师万岁”的照片。影像由历史而来,最终再回到历史中去,满载着对教育发展的美好愿景。

《青春》篇章中,一边是余华、莫言当下在北师大讲课的情形,另一边则以照片的形式,再现了二人当年写作时的情景。一张张老照片,不仅勾起对两位作家年轻时期的回忆,也是在以朴素平实的影像风格向人民教师致敬。

其次,影片的真实感还体现在人物的塑造上。以小见大,反映出人物在现实中的性格特征以及轶闻趣事。

象最深的是钱玄同与黎锦熙共同出场时提到的注音问题。根据历史,黎锦熙本人非常重视注音字母,还曾以注音字母来写日记。钱玄同对此也深有同感,便有了影片中同场讨论的一幕。

片中的启功爱拿书法梗“自黑”。老先生的“启体”清癯秀美,结字端庄而力求超逸,引得不少人前来求字。而片中也展示了他以字赠予修水工人的场景,真实中的启功确是不吝啬赠与墨宝的。但对于那些以权压人、以钱诱人的求字者,启老则会贴出“因病谢客”的条子,在影片启功与王梓坤的三言两语间,老顽童的性格与文人气节便被刻画得栩栩如生。

说完真实,再说说影像柔软的部分。细腻的镜头语言,让特殊年代的激昂,彰显出浪漫气质。

《师说》中,王梓坤回忆当年与先生走夜路的场景,想起先生的淳淳教诲,深夜树林漫步,也有一定的象征意义:老师带领学生从蒙昧到清醒。以王梓坤的口吻娓娓道来,师者与学生间的教化之恩溢于言表。

为人所熟知的鲁迅,在《大学》中,并非横眉冷对千夫指,而是以浪漫化的口吻教育女学生。油画质感的镜头,将激愤化解于隽永诗意间。从树叶间隙中的阳光中,鲁迅谈及何为希望:“穿过斑驳的秋叶,阳光落在身上,今日此时,便叫希望。”

由校及人,无负责任

看《无负今日》,用一个词形容观影心情,那就是“精神”。此处的“精神”用以形容看完电影后的精神状态:不再颓唐,不再萎靡,而是振奋人心,激起昂扬斗志。

“无负今日”,不仅是不辜负老师的教诲,还有一层现实含义,即不辜负当下时光。

这种昂扬斗志并非冲动,反思是必不可少的元素。

中国的治学理念,不是打鸡血似的盲目奋进。《青春》里,余华、莫言二人的书名,恰恰点明了这种既抬头仰望苍穹,又低头俯瞰沧桑的精神——“生死疲劳”地“活着”。

片中余华被问到对怯懦、忍受的看法。对此,他的态度是:怯懦、忍受构成了中国人的精神内核。它并非一个奴性的思想,而是良善心智的体现。中国人的精神,实际上是忍耐。

莫言则以启功先生的小铜驼再次点明忍耐的特质。

小铜驼,是启功常用的镇纸。小骆驼造型逼真、乖巧,得启功钟爱,常常拿在手中把玩,还有诗铭记:“镇纸小铜骆驼,数年朝夕摩挲。静伏金光满屋,助我含笑高歌。”

同时,忍辱负重的骆驼精神也与学者们的治学态度相似:耐得住干渴,耐得住疲劳。无论外界环境多么艰苦,它会一直坚韧向前。

尾声

“无负今日”不仅仅是一段话语、一个创作理念,于教师节看《无负今日》,不仅应了节日的景,观众还在观影过程中获得一份直面未来的激昂心绪,让每位观众的心中充满希望,重焕青春。

正如影片结尾所言:“青春,是此刻的欢欣自如,是体验未知的茫然与兴奋,是勇敢的奔走,也是生长着的、无拘无束的希望。”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知世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微信:hanyingnan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