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任嘉伦东风”的《秋蝉》,为何没能重现“锦衣”的热度?

乘着“任嘉伦东风”的《秋蝉》,为何没能重现“锦衣”的热度?

子弹冲出枪膛,三声枪响,让旧上海十里洋场的寻常巷角、香港歌舞升平的大世界以及不起眼的盛记制衣店逐渐交叠起来。檀香、鱼鹰、何刚……血泊中倒下的都并非是充当“炮灰”角色的无名小卒,而是在谍战网中发挥着枢纽作用的关键人物。

正如观众所说:“《秋蝉》这部剧挺费演员的。”

登场不到半个时辰,便用三位对党组织至死不渝的英魂,挑战着观众对谍战剧的已有认知,并将叶冲这只潜藏在日军情报处的“秋蝉”,逼上了孤立无援的绝路。传统谍战剧中,正义的一方永远拥有着“大难不死之躯”的加身光环,在《秋蝉》中似乎完全消散了。

不落窠臼的生猛开篇,不禁将观众的期待值拨拢到了最高点, 《秋蝉》会逃脱谍战剧套路的樊笼,真正地实现一飞冲天吗?

遗憾的是,随着剧情的开枝散叶,“谍战江湖”中常见的招式频繁在《秋蝉》中再现,那些如潮水般奔涌而来的期待声未能如愿靠岸,而是如退潮般四下作散了。

尽管“求新求变”的因子已然在《秋蝉》中缓缓流淌,但却尚未发生质变,颇有虚晃一枪的架势。反复品味之下,《秋蝉》更像是在生长在“破”与“立”边缘的试探者,“长辫”与“洋装”共处一身的维新角色。

谍光战影下的“养成系”特工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每个字都可谓是落笔千钧,一笔一划的背后都有着无数张隐忍蛰伏的特工脸谱。

在众多向死而生的特工先辈,一砖一瓦地搭建出景致一统的“谍战帝国”,并用沉稳、克制、喜怒不形于色等同义词逐渐勾勒出观众心中的特工形象后,代号秋蝉的叶冲就显得有些“豪横”。

初次亮相,叶冲身着挺括的日式军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气派地行走在日军高层中,怎么看都像是养尊处优的阔少爷。在叶冲体内,青年人的热血冲动与特工克制隐忍品质的博弈中,无疑是前者占尽了风头。

面对叛变的同僚,即使周身都是日本人,依然抬手就是一枪,结果了叛徒的性命;假秋蝉现身,眼看着日军即将上演一场“瓮中捉鳖”的好戏,身处敌营的叶冲却按捺不住地发出了警示的信号;自己在酒会上被刺杀,却坚持要从日军手中将行刺者带回家……无法否认,叶冲展露在观众面前的“业务能力”,有失专业水准。

但恰巧是这份“不专业”,在一开局就带领《秋蝉》逃离了谍战剧千人一面的同质化境地。

叶冲有“豪横”的资本,他从小接受着日式教育,在情报方面有着出色的个人能力,履历干净。养父清泉上野的强大背景以及和天皇的同窗之谊,让顶头上司佐藤对他有所忌惮,即便是心中生疑也不敢断然做出无妄之举。

《秋蝉》在谍光战影中娓娓道来的,正是叶冲这位“官二代”青涩特工的养成记。

不同于以往谍战剧中开局便是迷雾重重、谍影绰绰的极致烧脑体验,眼前的叶冲更像是一位刚注册新号的“氪金玩家”,装备过硬、能力一流、但是技术还不够纯熟:喜怒哀乐写在脸上、冲冠一怒为红颜、悲悯之心时常占上风,幻化出吞噬他的恶魔……

如此种种,《秋蝉》为观众打开的更像是一扇“养成系”特工的大门,观众们在陪着叶冲一路打怪升级排除异己、寻找组织的同时,还不忘督促着叶冲将《特工的自我修养》烂熟于心,忙得不亦乐乎。

而随着“秋蝉搞事业”、“打碟首秀”、“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等词条和《秋蝉》频繁同框出现,似乎在无声中说明了《秋蝉》的“养成系”特工模式在吸引了一批年轻观众的同时,也拓宽了年轻观众对于“谍战”的包容度。

上帝视角 降智打压

养成特工的昂贵代价

这是打破谍战片壁垒的新世界,还是一角冰山上歌舞升平的繁荣假象呢?

最新播出一集尚未破1的收视率,以及豆瓣仅为6.3且有持续下行趋势的评分,已然给出了答案。即便是乘着“任嘉伦东风”,《秋蝉》似乎还是没能燃起熊熊燎原的烈火。

反复思量之下不难发现,“养成系”特工的养料有点贵,这份“养成”的代价,使《秋蝉》颇有“成也养成系,败也养成系”的意味。

在叶冲初出茅庐时,那些因为冲动而面临着可能暴露身份的风险,《秋蝉》是如何化解的呢?

它选择了最简单但同时也是谍战剧中最忌讳的一条路,非是在剧情上“动手脚”,而是对敌人进行了降智打压。

当叶冲看到鱼鹰横尸血泊,悲伤难抑开枪杀死共党重要线人后,只用了一句“我会杀掉任何一个对佐藤将军构成危险的共党分子”便搪塞了过去;当叶冲因为心存愧疚而想解救行刺自己的女刺客时,只用了一句“这个女人是来杀我的,只有把她放在我的眼皮底下我才安心”便说服了将军将女主带回了家,在观众摸不着头脑的一片迷茫中,开始了《秋蝉》的感情线;坏透了的宫本也很“憋屈”,明明自己每次判断都很正确,但佐藤将军却将偏听偏信贯彻到底,能统领整个香港半岛的将军,在《秋蝉》中活生生被塑造成了昏庸的墙头草……诸如此类的剧情bug还有很多,也正是因此,《秋蝉》背负上了“又一部抗日神剧”的恶名。

在对敌人的降智打压使得《秋蝉》在剧情线上漏洞百出后, 将观众放在上帝视角的叙事方式,又对《秋蝉》发出了致命一击。

《秋蝉》将不偏不倚发挥到了极致,剧中人物无论大小,初次出场必定有一行注解身份的字幕紧随其后,观众在陌生面孔的刺激下,刚刚悬起的兴致,就被一行行字幕轻松瓦解了。

许多观众发出不满的声音:《秋蝉》就这么瞧不起我们的智商吗?

当谍战无谍,即便有再多花哨新奇的解题新思路涌入,也很难力挽狂澜。

这一次,“虚晃一枪”的《秋蝉》,似乎以焚烧自己的方式发出了谍战场的警世言:只有谍战风云密布、将谍战线打造过硬,新鲜元素才能锦上添花,否则只能落得玉石俱焚的遗憾结局。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