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专访】可爱的反派角色郝迈:揉碎舞者的刚与柔

【Mirror专访】可爱的反派角色郝迈:揉碎舞者的刚与柔

“如果飞象的艺人出事了,你会像莫向晚一样吗?”

“不会,崇拜英雄是精神追求,但大多数人都是凡夫俗子,生存本能不允许。”

剧中,面对小跟班的灵魂拷问,郝迈斩钉截铁的这般回答道,然后整饬好身上张扬的红色小西装,扬长而去。精明和极度利己主义的气息,随着郝迈的小西装一路摇曳,然后扑面而来。

给主角下套使绊子、和主角对着干、向“钱”而生……《怪你过分美丽》中的郝迈,是个功能性齐全的反派。但出乎意料的是,郝迈并没有成为被观众精准狙击的众矢之的。恰恰相反,在润物细无声中,郝迈的名字和“可爱”两个字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瓜葛,甚至有观众说“郝迈是《怪你过分美丽》中,除了傻白甜徐陵外最可爱的男人”。

观众态度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像是一脚急刹车,对郝迈的恨意还未来得及升起,角色的特质就已经深入人心。

谈起郝迈,彭博做出了自己独特的注解;而走近彭博,会发现被他诠释得出神入化的郝迈,其实离他很遥远。

选择:奸而不诈的郝迈

《怪你过分美丽》为彭博敞开的,不止郝迈这一个入口。

相较于郝迈而言,导演认为反倒是剧中性格沉稳、不善言辞又有些拧巴的老戏骨宋谦,与生活中的彭博更为贴近。

有趣的是,导演是在彭博试郝迈的戏份时,猛然在他身上看见了宋谦的影子。而郝迈与宋谦这两个角色,无论是从个性形象上、价值追求上、还是精气神儿上,都是鼎立格局中,有着极度反差的存在。

事情还要从彭博的“斤斤计较”说起。“导演试了那么多的演员了,只有我一遍一遍的否定自己。我试了一遍戏,然后我说不行,这遍不满意再来一遍,我觉得我还可以更好,导演忽然就在我身上看到了宋谦的劲头。”

于是, 第一次和导演见面,宋谦这个角色就和郝迈一起,成为了彭博的待选项。演员在角色间的多向选择,不是件陌生的事。但当一个演员所展露的人性两面都令人折服时,就值得细细品味。

郝迈与宋谦,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角色;正如生活中的彭博,也离郝迈很遥远。但在电光火石间,彭博却把郝迈演活了。

对彭博来说,郝迈身上最具挑战性的, 是对“娘而不弱”的分寸拿捏。“这四个字看似简单,但是它的玄机又很大,他的独特味道就在这里面”。在拍摄的最初阶段,彭博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把握不住了,但在化繁为简的探索中,彭博逐渐掌握了在诠释人物时让观众保持生理舒适的火候。

在谈到郝迈身上最打动自己的点时,彭博毫不犹豫地说: “奸而不诈、锲而不舍,以及他坚守的人生道德底线。”郝迈这个人物,是有情有义的,在彭博心中,他并不是一个反面角色。那些与莫向晚针锋相对的名场面,站在郝迈的立场上,是没有错的,这是他职业的必然性。郝迈与莫向晚更像是两个惺惺相惜的高手,所以在莫向晚“虎落平阳被犬欺”时,反倒是郝迈拉了她一把。站在反派立场但三观却很正派,或许便是郝迈最独特的魅力。

“郝迈也是一个人,他有他的喜好、他的欲望、他对人对事的判断,我觉得我要加进一些这样的东西,郝迈才会丰满起来。”原本以为郝迈会成为众矢之的的彭博,说到这里有点开心,“后来我听说大家对郝迈还蛮喜欢的,所以我觉得我对郝迈的解读是正确的。”

设身处地为彼此着想的彭博与郝迈,在磨合试探与不迁就中,共同成就了这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坚守:一人千面的彭博

郝迈的角色魅力,在于他的热烈张扬、永远竭尽全力争取到自己想要的;而演员彭博的魅力,在于他的“不屑一顾”, 很多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他很坚定的知道,自己不要什么。

“我演的角色,我要先去理解他、认同他、然后爱上他,这可能是我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演的角色我必须要先爱上他,否则我不演,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演。”

“哪怕是个坏人,我也要爱上他。我要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坏,他坏的要有他的道理。然后,我就是他了。”

彭博是个很随性的人,对他而言,演员只不过是万千职业中的一种。

说到自己,他坚持认为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那个,要是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很幸运的,让自己的爱好,成为了生存的技能。

而彭博“爱过”、“成为过”的角色,远不止郝迈一人。翻开彭博的履历,你会发现他一点都不普通。

在成为《怪你过分美丽》的郝迈之前,彭博还是《热血同行》中的戏精王爷、《思美人》中骁勇善战的楚国武将庄乔、《神犬小七》中情感细腻的公司老总贾长安、《冰与火的青春》中贫嘴的肖一飞,时间线再往前推,他还是《花木兰传奇》中的护花使者柱子、《大宅门》中的金豆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彭博不是在某个领域一点发力的演员,角色身份的多样性让人“眼花缭乱”,如果按照时间纬度排列, 彭博所饰演过的角色接力起来,横跨了近两千四百年的历史。

角色面孔层层叠加在彭博脸上,绘就的是“剧抛”的脸谱,而对于如何炼就“剧抛脸”,彭博却没有给出“弯道超车”的独家秘诀。

“我没有想过,我很简单,可能因为我比较简单,所以我比较专注。”

剧情发展到这里,是不是需要我抬一下手或者跺一下脚?

彭博说“我从来都不要这样想”,对于彭博而言,表演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当 人物与角色合一后自然流露出的情感,带给观众的带入感,要比刻意设计的桥段强烈得多。

而在这份沉浸中,人物与角色不可避免的在情感藤蔓的缠绕下,交织共生。所以每部戏后彭博都需要给自己一段时间,慢慢摸索,回归到原本的生活轨迹。在采访中,彭博谈到了“我脑子里猛地想到的,我走不出来的两个角色”。

彭博曾在《石榴花开》中饰演农村小青年石义。

拍摄的五个月以来,每天在石榴园里和“可爱的村民们”打交道的彭博,在杀青回到北京后,整个人懵了。眼前的朋友是陌生的,红绿灯、家住的楼层……北京的一切都被彭博淡忘了。13年过去了,山东枣庄的那片石榴园仿佛还在彭博眼前,谈起与村民们烙煎饼、种石榴的生活,语气中欣喜难掩。可想而知,当年彭博有多么不顾一切地沉浸在石义的生活中。

彭博最近一个难忘的角色,是《冰与火的青春》中的肖一飞。

肖一飞的人生并不圆满,他牺牲于一次救援活动中。尽管走得壮烈光彩,但对于肖一飞来说,他是抱着遗憾离世的,而肖一飞的这份遗憾,并没有在《冰与火的青春》杀青后就消失殆尽,而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留存在彭博心中。

一切都正如彭博所说: 我要做一个为角色而神经的人,而不是为人而神经的人。

向往:烟火气里的普通人

如果彭博不做演员,他大概会成为吟游诗人,虽然 他自己给出的答案是成为男版李子柒。

潜藏在彭博温和声线里的,是一个烟火气息浓厚的、诗意盎然的世界。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要的是生活着,而不是活着。

彭博 去感受、去发现、去触摸的生活态度,对于演员来说,是一种珍贵的品质。在感受生活中所产生的反哺于角色的力量,是巨大的。

彭博每次到一个地方拍戏,都会尽可能的让自己来适应这个城市,“我特别喜欢坐下来看这个城市的人都在干嘛,我要做到我是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人,而不是我是到这个城市拍戏的人”。

这种从市井气中汲取养分丰满角色的体验,同样也在郝迈身上发生。《怪你过分美丽》在上海拍摄,精致的上海男人的气息,在郝迈身上散发的淋漓尽致。

这是演员彭博,对于演戏这件事的态度和坚持。他认为,“不食人间烟火”这几个字,出现在演员身上,是不应该的,甚至是灾难性的。

“你自己都没有去过菜市场,你怎么知道去讨价还价?凭空想象吗?你都没有挤过公交车,你都没有坐过地铁,你怎么知道那种紧张忙碌的生活?”

一定要活得真实一点,一定要活在市井之中。

谈到未来最想演的角色,彭博的答案也自成一派。不是霸占演员最想演绎角色top1的大反派,也不是某个具体的年代、细分的职业。

彭博说:我想演一个市井中的普通人。

“我就想演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人,就像每家窗口那盏灯旁的人,一个很平凡、很普通、很有市井气的人。”

似乎无论是在戏中,还是在生活中,彭博对普通人都有着执念。准确来说,是对“微小而又伟大“的普通人有着坚定的选择。了不起的梦谁都会做,但经常被忽略的是,甘于平凡,本身就是一件很伟大的事儿。

如果说彭博身上有什么“不平凡”的坚持,他心中的答案一定和舞蹈有关。

彭博和舞蹈相关的人生,被分为两个阶段。

七岁那年,彭博第一次在少年宫接触到舞蹈。父母的本意是培养彭博的兴趣爱好,但没想到,在三年的学舞生涯中,成为舞蹈家的渴望在彭博幼小的身体里疯狂生长着。

然后,被扼杀,又重燃,最后华美绽放。

向来很听话的彭博,在初中毕业时,执意要重拾舞蹈。对梦想的强烈渴望,说服了希望儿子继承衣钵成为医生的父母,舞步再起,就没停过,彭博一直“舞”到了国内舞蹈圣殿——北京舞蹈学院。

虽然在命运环环相扣的助推下,彭博成为了一名演员。但舞蹈带给彭博的,除优越的形体外,还有锲而不舍的舞者精神、刚柔并济的情感把控、每个毛孔都是戏的整体掌控……

从狭隘的职业界限上来看,演员彭博,与舞者愈行愈远。

但在华美灯光下、在片场镜头中、在百态人生里, 他从未停止起舞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