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美·破定义】《怪你过分美丽》:被重新定义的“大女主戏”

【怪美·破定义】《怪你过分美丽》:被重新定义的“大女主戏”

文|影视Mirror

爱奇艺正在热播的《怪你过分美丽》可以称为一部“大女主戏”,但何为“大女主戏”,似乎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若是按照观众心中经典的大女主戏来看,主要是以一位女性主人公为核心,讲述她的成长和传奇励志的人生。“大”,是相较于传统的以男性作为绝对主角来讲,女主人公成为第一主角,丢掉无辜的“傻白甜”形象,具备出众的能力与抱负。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在大女主戏中,爱情叙事仍旧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要素,女性成功路径大体上是征服男性,借助男性的权力助她们登上顶峰。这也是近年来为观众诟病的一点:假大女主,真玛丽苏。从这一点看来,《怪你过分美丽》似乎表现出和以往大女主戏不同的面貌。而莫向晚这个女主角塑造,也多了几份不同的色彩。

现代职场空间下的女性主体

“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最靠得住”

“只有自己变强大了,才能解决一切的事情”

在之前的剧作中,大女主戏往往以古装剧为多。故事的发生空间设置往往为古代的宫廷皇室,女性在其中多以依附于男性的嫔妃、侍女身份起步,她们需要征服男性,然后依靠男性的权力借力成功,从某种程度而言,她们的主体性实质上是让渡给了男性。而放眼现当代题材的影视剧创作,真正称之为大女主的剧作少之又少,而《怪你》的出现,不得不说是一抹亮色。

“精致、真实、快节奏、高压力”,是很多人对《怪你》剧情的评价。《怪你》将故事的发生空间聚焦于现代社会中的职场,而职场中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身份个体,其核心的权力机制依靠的是个人能力。从这个意义上,《怪你》设置了一个去悬浮、向下沉的真实职场空间,将职场剧真正回归到职场本身,而置身其中的女主莫向晚的人物形象也显然更有说服力。

从剧情分布上,莫向晚的事业中有几个大的节点:范美解约、粉丝抗议辞职、从奇丽离职、开清源公司重新起航。以这些大节点为中心,串起来莫向晚的整个职业路径,她在职场上遭遇的每一次挑战:林湘自杀、徐陵解约、床照事件、徐陵少管所事件等等,她都依靠自己的能力与策略出色地解决,从不拖泥带水,让观众大呼精彩。

莫向晚,她铁血利落却执着真实,在作为经纪人的娱乐圈职场上,她自始至终都竭尽全力将主动性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靠不住的,只有自己变强大了,才能解决一切事情”,诚然,莫向晚从头到尾传递的价值观是极其正确的,这也是本剧最大亮色之一。

《怪你》是一部极其鲜活的职场剧,它紧扣着真实的空间,毫不避讳地将娱乐圈的光鲜与丑陋一同展示:明星轧戏、阴阳剧本、流量当道、粉丝撕经纪人、中年过气女星现状等等,这些落地生态使这个所有的情感落点都落到了实处。这是如此,披荆斩棘的莫向晚才会显得如此动人,她不但让观众能切实地去感受经纪人的职业图景,也呈现了一个独立自主的现代女性形象。

破“少女感”神话的女性意识觉醒

“每个人都要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输赢是常事,各凭其本事”

以往的大女主戏中,女性是在遭遇爱情的背叛或者男权的伤害之后,才萌生出了自我主体意识,女性形象由一个“少女感”到“女王”的演变,凸显出传统思维对于女性审美的框架限定。

而在《怪你》中,莫向晚一出场,就已经是一个具备了自我主体意识的成熟女性。她的着装、行为方式、言谈,都与当下热衷追逐的“少女感”女性形象大相径庭。她不但具备独立的思考能力,且情商智商都很高,她的家境身世亦没有过多加分,豪车房子都是靠自己双手争取得来。可以说,她一手为自己创造出想要的生活,同时毫不悬浮地展现出30+女性独有的理性与阅历之美。

观剧时,弹幕上往往会有很多人发出“莫向晚太累了”等感叹。显然,莫向晚并不是开了金手指爽感叙事中的大女主,她被编剧还原成了一个真实的面对“一地鸡毛”的女人。在剧中,她面临各种琐碎的现实困境,成而不骄败亦不馁、顺则稳重逆则奋起,凡事三思考量、绝不冲动行事。而她的性格并非被塑造的完美无缺——她有很强的工作能力,但在其中也掺杂着她自己的狡黠和小心思,所以会被竞争者郝迈评价为不择手段;她并非一路所向披靡地走来,落魄的时候也被落井下石。

剧中写到了莫向晚的原生家庭,父亲诈骗入狱,她懂事以来,父亲始终是一个冰冷的名词,亲情对于她来说显得格外陌生;同父异母的弟弟因父亲角色的缺失显得尤其叛逆。当父亲归来时,莫向晚不但要面对、还要成为缓和父亲和弟弟的关系的中间人。原生家庭带给莫向晚的痛苦,成为她性格形成的关键因素。但也正是因为她敢于面对、敢于担当的性格,让支离破碎的家庭重新黏合。女性的力量,也是重生的力量。

可以说,剧作高级地完成出了一个女人卸下盔甲、重拾温柔的过程,当她终于和于江决裂辞职后,她也会反思自己从前的做法是否是急功近利或是损人利己,就像她对朱迪说的,“你就像从前的我”, 她有认识、质询并重新定义自我价值的过程,她的反省力、觉醒力亦是一个成熟女性的智慧所在

莫向晚的形象立体而复杂,破除了以往大女主戏中单一刻板的女性形象和舆论对于女性只需“少女感”的固有框架。与当下大行其道的女性主义的宣扬相比,《怪你》这部剧从未标榜自己为是女性主义文本,却恰到好处地书写了女性意识的觉醒。

两性关系的平等建构

“在爱情中迷失自己,那不叫爱情,那叫卑微”

“我们又不是没有爱,就活不下去了”

在绝大多数大女主戏中,百变不离其宗,爱情往往会成为核心。大女主披着独立奋斗的外衣,在关键时刻却总是靠仰慕她们的男性来助她们登上人生巅峰,本质上还是借助男性获得成功的依附形象。

《怪你》则将莫向晚的爱情还原到了职场剧应有的位置,爱情当然需要,但并不是职场女性生活的全部,也不是女性获得成功的途径。片中对于“恋爱脑”的艺人林湘,莫向晚告诉她:“在爱情中迷失自己,不叫爱情,而叫卑微。让自己成为这场爱情的牺牲品,从一开始就输了。”而后,她不但以曾经的自己为例,亦谈到了为爱情放弃事业的影后阮荔华,让林湘明白该如何选择。借莫向晚对林湘的劝诫,向观众传递了独立的爱情观。

爱情,从来不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全部,从自我内心出发,理性而有把握的接受或拒绝,才是上策。在剧中,莫向晚的感情线都是基于职场主题的自然衍生。莫向晚与莫北是初恋,他们之间是独立而成熟的两性关系,虽没有什么甜宠情节,但有着轻车熟路的默契。而莫北也不是玛丽苏里的霸道总裁式人物,莫向晚与他各自独立,这段感情的重新拾起平稳而自然。另一条暗恋线上,徐陵也不是用来满足大女主自恋情结的痴心男角色,他对莫向晚的感情,是基于莫向晚的付出和努力而自然产生的尊敬与爱慕,而之后剧情中,徐陵在莫向晚遇到困难时主动帮助,也是基于对莫向晚多年恩情的回馈。

不强调性别的重要性,亦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剧中,在莫向晚与其他男性的关系中,也是同一而视的。没有人因为她是女性而多半分垂怜,比如于江,对她也并非站在男强女弱的给予姿态,重用她,是因为她能力出众,放弃她,也不过是基于利益考虑。还有诸如郝迈、宋谦等,在剧中,莫向晚与男性的关系始终平等,她通过个人实力和魅力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大女主戏往往存在一个内在矛盾,既想向观众呈现有手段有能力的独立女性形象,却又无法恰当处理,只能将女性拖入爱情叙事当中。而《怪你》中莫向晚,她不乞怜、不奢望、不依靠,靠自己在都市丛林中困兽犹斗,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为观众传递了独立的女性价值观。可以说,《怪你》这部大女主戏是成功的:不是以女性角色的全面渲染为中心,而是以平等独立的女性意识为中心。这一点,在同类题材的剧作中的确独树一帜,值得借鉴。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