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美·剧评】乘风破浪的《怪你过分美丽》,到底带来了什么?

【怪美·剧评】乘风破浪的《怪你过分美丽》,到底带来了什么?

文|影视Mirror

最初被《怪你过分美丽》吸引,是因为这个充满着回忆气息的剧名。

1996年,张国荣在一首名为《怪你过分美丽》的歌里这样唱道:“怪你过分美丽,如毒蛇狠狠箍紧彼此关系,彷佛心瘾无穷无底,终于花光心计,信念也都枯萎。”

歌词中所塑造的女性形象,是那个时代惊世骇俗的存在——杀伐、果断而又充满心机。

时隔二十四年,无数的女性形象从大小荧幕闪过。但当这种女性形象再次在影视剧《怪你过分美丽》中出现,依旧忍不住让人好奇。

二十余集看后,跟随着莫向晚的人生波澜起伏。从铁血无情、不择手段的金牌经纪人,到众叛亲离、跌入谷底的从头来过,剧中的女主角莫向晚的确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大女主。 一方面,她杀伐决断,但一方面,她又困于时代与规则,这样一位不同以往的女性形象,很难不引起议论。

由此,评论也逐渐两立:要么是大呼姐姐乘风破浪,要么感同身受诉说社畜日常。不论何种观点,唯一不妨碍的是,八成以上豆瓣网友,心甘情愿地打出8.1高分。

而在笔者看来,《怪你过分美丽》的乘风破浪, 与其说是独树一帜,不如说是拨乱反正。

乘风破浪的莫向晚

与《怪你过分美丽》初次相逢时,笔者本以为这是部爽剧。

面对艺人自杀,莫向晚毫不犹豫便能泼上她一头水;面对艺人解约的心,打上一巴掌再给颗甜枣;而面对竞争对手,也同样能来去如风,自如应对。

爽吗?

是真的爽。

在莫向晚的身上,凝聚着大众对于所谓“职场女魔头”的所有想象。她处事杀伐果断,手中所有的砝码都能换来同等价值的,即便自己的艺人丑闻爆出,她也同样能运筹帷幄,打出一手出乎意料的牌;她做人毫不掩饰野心,与人交往拳拳到肉,直奔结果,即便是与好友间合作项目,也能让友情为利益让步;她也有着足够强大的内心,即便是被泼了满身奶油,也同样能在哭过之后迅速镇定,洗把脸、化个妆出来,还是那个精致优雅的女强人。

毫不拖泥带水,毫不犹豫抛弃恋爱脑,一心一意搞事业,这样的大女主,怎一个“飒”字可以概括。

但走到如今这般地步,难吗?

也是真的难。

人们羡慕莫向晚的独立。但经济的独立,往往是建立在精神独立的基础之上的。而精神独立的起点,往往是要直面惨淡的人生。

莫向晚的过去,大概可以用洪水滔天来形容。入狱的父亲,背叛的爱人,解约的艺人,分别代表着来自亲情、爱情及友情三方的崩塌,说不准那个打击的力度更大,但唯有一点是同样清晰——放下,才是最难。

这也是笔者认为《怪你过分美丽》中处理最为精彩之处。

莫向晚不是圣人,她放不下,忘不掉。在《怪你过分美丽》中,莫向晚有着难得的几次失控,与莫北重逢当晚,一向圆滑的她出言讽刺,而后转身就走,毫不顾忌尴尬场面;范美签约至奇丽,她也同样以牙还牙,拿掉她的女一号,给了林湘做配。

以牙还牙戏份很精彩,从这一方面很容易看出,《怪你过分美丽》对如何戳中剧外职场人的爽点,都摸得门儿清。但有意思的一点是,《怪你过分美丽》却没让莫向晚在“以牙还牙”上浪费时间,也尽量少地浪费感情。

生活还得继续,《怪你过分美丽》大概也不想做一部爽剧。

娱乐圈那些事

当然,在向来神秘的娱乐圈,“爽”很简单,展现“不爽”,似乎才是最大的难题

这座与世隔绝的神秘岛屿,是无数少男少女眼中的鲜花与香槟,值得他们前赴后继,仿佛前方就是名气和价值;但也有人将它比喻成吃人吞怪的无间地狱,仿佛走进去就再无未来。

围绕着它的种种猜测,大概可以绕地球一整圈。而客观来说,对于它的描摹,国产影视作品也一贯更喜爱用“高概念”来表现。

比如花团锦簇的明星生活,比如灯红酒绿的颁奖典礼,再比如的剧组经历。

《怪你过分美丽》自然也有这样的设计。但台前的太平并不能粉饰现实的生活,《怪你过分美丽》里莫向晚的职场,就是替那个神秘的名利场来露馅的。

身至高位,已然走向了人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但人生的难题不会因为你的地位而放缓脚步,更大的压力,更多的威胁,更多的言不由衷,也在随之到来。

这是在《怪你过分美丽》中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

一般情况下,大众所熟悉的职场剧,往往聚焦的是成长:初入职场的小菜鸟,受到各方打击,于是披荆斩棘,一路向前。 但这种套路,在《怪你过分美丽》中,被调了个个。播至二十余集,莫向晚逐渐走向失望,她曾经所为之付出的,也在弃她而去。

人生突迎转向。由此带来的恐慌、混乱,几乎像职场纪实一样的焦躁情节,刺痛了不少埋头忙碌的职场人。

这是当代都市人每日遭遇的困境,也是《怪你过分美丽》的故事“发动机”。

因此,相比于强调猎奇性的娱乐圈题材,笔者更愿意称《怪你过分美丽》为凝聚着高浓度社畜现实的职场剧。

社畜一词,是调侃意味的自嘲。当它与看似光鲜靓丽的娱乐圈相结合,便很巧妙地击碎了人们的盔甲进而触动到他们内心的柔软。有经历的观众,在被《怪你过分美丽》的闷响炸到沉默之后,会不会想起过去的生活里,谁曾是莫向晚,谁又不曾是莫向晚?

小津安二郎曾说,电影以余味定输赢。对于电视剧而言,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作为今年上半年评分最高的职场剧,《怪你过分美丽》的成绩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就题材而论,不论是娱乐圈还是大女主,《怪你过分美丽》的确都不占据任何的时间优势,尤其是相比于更多以梦幻娱乐圈为主题的偶像剧而言,它看似唯一的优势也被抹去。

但现实主义影视作品的魅力,却又恰恰在此。当它不仅仅关注个人,更关注典型故事背后与时代的紧密关系,那么不论题材的新与旧,不论触动爽点还是击中痛点,只要它精准瞄准并击中目标,其力道便会不可思议。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