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美·主创说】专访《怪你》总制片人梁振华:不甜宠不撒糖,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怪美·主创说】专访《怪你》总制片人梁振华:不甜宠不撒糖,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豆瓣开分8.3,如今播出过半,维稳8.1分;爱奇艺热度值突破7600,并占据站内多个榜单首位;微博话题阅读量超百亿,多次横扫热搜;猫眼、骨朵、纬岭、灯塔多个排行榜热度第一……贵圈职场剧《怪你过分美丽》如此大热,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6月19日,在苹果社区二十二院街的“青春你好”,超级网剧《怪你过分美丽》总制片人之一梁振华接受了麻辣鱼的专访。他说:“靠手艺和诚意,即使不撒糖,不甜宠,也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和权利。“

一开始,我们就希望做出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悬浮,就是大家对中国行业剧的基本认知,无论打官司,还是卖房子。行业剧难拍,而拍反映贵圈的职场剧就更难了。弄得不好就会砸锅,丢了制作人的一世英名。作为该剧的总制片人和艺术总监,梁振华基于什么样的考量一定要来做这个项目?

梁振华说,当时,恒星引力创始人王一栩先生拿着未再的这本同名小说,希望双方在《艳势番》(后更名《热血同行》)友好合作的基础上,再度合作,“一栩比较了解我们的剧本开发能力”。

梁振华和本剧总编剧苏蓬迅速看完了这本书。“有两点打动了我们。第一,小说写的这个行业我们真的是很熟悉。第二,经纪人这个视角很特别。经纪人链接行业的上中下游和各个端口,透过她们,反观行业,再恰当不过。”就此,梁振华很快做出了开发该项目的决策,恒星引力负责发行和宣传营销,青春你好负责内容开发,包括剧本写作和拍摄承制。

《怪你过分美丽》的人设、情绪、节奏,包括细节处理,被很多业内人称道。

“这一次,剧本的确做得比较极致。”梁振华说,他和总编剧苏蓬、编剧秦文、李花一道,采访经纪人,找桥段,抠剧本,对小说中的人物和故事进行改造。剧本呈现出来的状态,与原著小说相差颇大。本剧总策划、原著作者未再参与到了剧本策划中来,她表示剧本的改动量超过七成。

改编主要在哪些方面?剧本创作又依循什么样的主导方向?梁振华从四个方面给出了答案。

第一,时代背景的置换。未再的小说写于2008年,2008年的娱乐圈跟今天可能是天壤之别,那时候连微信都没有,热搜似乎也还没有,而且,大量新生语汇、现象和故事的出现,各式各样,应接不暇,整个生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我们对时间和背景进行了大量的位移,现在剧中呈现出来的,是2014、2015年以后的情景。

第二,情感戏变成了职场戏。原著基本上属于言情一类,写得很细腻动人,未再选择了把感情戏放进了娱乐圈这个行业和经纪人这个职业,莫向晚和莫北情感胶着,着墨很多。但在改编过程中,我和编剧们达成了共识,确定了一个六字改编方针:女性+职场+人性,致力于把一个情感故事改造成一个尽量“干净有力”的职场剧。

第三,剧本保留了原著的行业和职场设定,保留了基本人设和大框架,但大量的戏剧、事件和人物的反应,都基于新的行业逻辑展开,同时采用了高浓度、快节奏且与时代匹配的戏剧表达方式。

第四,有意识地在追求诗意、细腻和“文艺腔”。从结构到台词到人物塑造,有很多意向化的、诗意化的表述,这些都是在剧作和拍摄阶段都尽力去呈现的;包括对人性的一些剖析和整体美学风格,一开始,我们就希望在今天的市场里,做出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这次的创作,比较少有将就的时候。我带着几位编剧,和导演、策划、平台制片人一轮轮讨论,一场一场戏摸爬滚打,一直到杀青前三天,才完成最后一场戏的修定。”梁振华坦言,这一次,真的是把团队对行业的认识,以及我们的戏剧手段,做了尽可能最大程度的体现。在这个题材上面,但凡我们能够做到的,或者不能做到的,应该说都尽了全力。

莫向晚不是杨天真,不是霍汶希,不是杜华

《怪你》中的莫向晚人设立起来了、站住了、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她们的参照人物或者对标人物究竟是谁?全网都在猜猜猜。

“很多人都在问我,莫向晚是不是杨天真,是不是霍汶希,是不是杜华,我可以负责任的讲,都不是。可能我们参照了每一个人,但可能也一个都没有参照。”梁振华说,在剧作阶段,编剧团队采访了数十个业内各个层级经纪人,都是匿名的访谈,获取了她们的思考方式,刷新了我们对经纪人的认知。我们就按照她们的思考方式去发生逻辑。人设就是这样一步步立起来的。

据梁振华透露,好多业内大经纪人都在追剧,因为写的就是她们这个群体。不少人都没有想到,这部剧用笔这么“狠”,真的把她们整个的生活、情感和灵魂,全部晒给大家看。

“对经纪人这个群体,我们无疑是尊敬的,但同时也怀有疼爱和怜惜。”梁振华举了一个例子:某一线艺人的经纪人,看完《怪你》前八集后默默发了一个朋友圈,说戏里面的事,几乎每一件她都经历过,然后附了一个哭脸的符号——“我想我能读懂这个哭脸符号背后的内容”。

而与秦岚(莫向晚)演对手戏的彭博(郝迈),也得到很多人的褒赞:人设也立起来了,演技也很突出,身上那股子劲,真的感觉就是我身边很多的经纪人朋友。一句“你要搞死我啊”,让人印象深刻。梁振华说,这两个人的对戏火光四射,郝迈必须扛得住莫向晚的霸道和杀伤力,否则戏早就崩了。

这是戏剧,不是评论,我们不能先入为主

《怪你过分美丽》正在热播,观众注意到了其中有不少平常在八卦新闻和热搜才能看到的桥段。比如,抬轿、超话、咖位、炒CP、轧戏、抠图。因此,很多人又将《怪你》称为“娱乐圈纪录片”。网友惊呼:半个娱乐圈都躺枪了。业界玩笑:播完这部剧,你们在圈内还有朋友吗?

对此,总编剧苏蓬曾在某次线上研讨会上表示:难道我们不该鞭笞一下娱乐圈吗?

相对而言,梁振华的态度没有那么激烈。

“既然决定聚焦这个行业,那么,我们首先就应该尊重行业现实。”梁振华说,“我们在各式各样的娱乐事件当中寻找典型,作为行业从业者,我们也有很多的所闻所感、所听所见,将这两点放在一起进行戏剧化改造,很多桥段,由此出炉,迸发出了不一样的力量。”

“网上很多评论说,我们对娱乐圈的一些不良现象进行了抨击。但实际上,我们的创作,并不是要去揭隐私,搞清算,戏剧不承担这样的功能。”梁振华说,真正的戏剧创作是不动声色地把创作者对现实的观察写进去,“所以在这个戏里面,很少有声嘶力竭。我们的主人公沉浸在其间,她是受害者,也是规则的遵从者。如果非要问这部作品对这些行业乱象有没有态度。不动声色的去表达,其实也蕴含了写作者的态度。这是戏剧,不是评论,我们不能先入为主。”

▲梁振华与秦岚

“这里也需要更新一个基本认知。”针对剧中沸沸扬扬的“抠图事件”,梁振华说,其实,抠图是常见的制作手段,特别是一些特效,所以不要一说到抠图就要吐槽,就要声讨整个行业,“要分情况,比如是因为人不到现场,怕不了外景,把根本不应该抠图的戏抠图,这样情形就比较严重了,伤了戏。”

这次创作,是自由的,也不乏一些任性

《怪你》中影射了不少的怪现状,比如抠图,比如轧戏,比如给某个演员加戏,或者他人作梗,那么,在本剧拍摄制作过程中有否遇到类似的问题呢?

梁振华被这个问题逗乐了,但他同时严肃地说,这次创作的过程非常良性,团队非常专业且彼此信任、合作默契;对他自己而言,甚至算是非常“任性”的一次。他说:

首先,平台爱奇艺给了创作足够的自由空间,几乎没有无谓的干预,更多是大家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谈创作。比如,36集,我们写了也拍了36个片头,这算一种任性吧?这样的突发奇想,平台没有说过一个不字。抽象的,诗意的,幻觉的,意识流的,都有。它像一首首小诗,里面渗透了我们多元多样的戏剧理念。我曾经为一些情节、细节和人设问题,跟平台总制片人戴莹女士发很长的微信来回探讨,沟通得很愉快,也很有效。

剧中我们还有不少别人看起来“矫情”的表达。比如,第一集结尾,莫向晚累了一天,她把徐陵的合同签完,坐看徐陵跟导演谈话,这个时候玉兰花跌到胸口,她怔怔地打量玉兰花瓣好一阵,电话响起,毅然决然起身离去,投入下一场战斗。用隐喻,用抒情,表达情节之外的意韵。

导演王之跟我达成了高度一致,我们在剧作文本里的这些诗性的表达,都被导演用唯美的影像呈现出来。再比如第三集结尾,莫向晚跟郝迈谈过一番心事后走出咖啡厅,在中轴线,两人背道而行,往两个方向走。它放在电影里面很常见,但在剧集里面,这样的手法不常见。剧中这样的片段其实非常多,从来没有任何人跑来跟我和导演说你们这么干把节奏拉慢了。

作为这个项目的承制方,我们几乎忘掉了利润这回事,把制作费毫无保留砸到了画面和表现里去,就是为了力争呈现出与我们的审美要求匹配的质感。剧本阶段,改过多少稿已经数不清了。拍摄阶段,很多片段因为不满意,都安排了重拍。我在剧组跟导演看粗剪素材时,有几次都直言不讳,哪几场戏感觉稍差点儿,或者剧本要的那个重点没有出来。结果,习惯一声不吭的王之导演,事后一声不吭把我点到的这些戏全部重拍了。碰到这样较真、细腻且负责任的导演,无疑是幸运的。

“这种任性,其实更多是一种审美自觉。作为创作者,最幸福的就是咱们不谈别的,谈故事,谈人物,谈形式?更高级一点,咱们谈一谈情绪,或者情调。”梁振华说,诚恳地感谢平台、各出品方、导演以及所有参与创作的小伙伴们,正是每个环节大家的努力、自律和不将就,牢牢抓住了创作上的自由和“任性”,才让这部有机会呈现出了一些不一样的美学风格。

娱乐圈国产行业剧里,

第二名跟《怪你》隔了一个银河系

《怪你过分美丽》豆瓣开分8.3,如今播出过半,仍牢牢地稳居在8.1。这在行业剧中,特别是娱乐圈职场剧中,非常难得。

“因为你选了娱乐圈,以前关于这个领域的戏大部分口碑都不太行。很多人一听娱乐圈就不看了。打分也吃亏,娱乐圈悬浮,很多人看也不看就直接打1分。在这个情况下,豆瓣有这个分数,我们知足了。很多观众给出了高分,应该是看到了主创的用心,也看到了这个表面特别市场的题材所融入的文艺调性,以及对现实的思考。”梁振华说。

业界反馈却是热闹非凡的景象。娱乐圈中人,不仅经纪人,很多公司的编剧、策划、制片人都在追《怪你》,对于该剧切入点,剧本和人物的塑造,制作水准,整体包装,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有人评价,《怪你》很高级,在同题材领域至少两三年很难被超越。还有专业人士评价,在拍摄娱乐圈的国产行业剧里,第二名跟《怪你》估计隔了一个银河系。

对于这些溢美之词,梁振华表示感谢,深受鼓励,同时也保持着足够的清醒。他对自己似乎更加严苛。他给这部作品打出7.5分,远远低于豆瓣评分。

“凭我们主创的努力度和用心程度来说,它是100分,这部戏上我们真的快把自己给掏空了。”梁振华说,打7.5分,是希望跟更杰出的作品相比,也是想给自己留一些想象和成长空间,迎接更多的挑战,“只有往前走,才知道还有多少风景可以去探索。如果一个创作者不把自己放空,把视角放低,是很难做出好作品的。所以,我提醒自己,也提醒我们创作团队,只要不停止自我更新和成长的意愿,更好的作品一定是下一部。”

梁振华表示,《怪你》尚未播完,对编剧和制作环节的复盘和检省已经在进行中。比如,男主莫北作为一个大律师,他的律政那条线索,职场戏,在整个的情节链条上就没有那么坚实和有说服力。尽管这是一部女主职场戏,但男主的戏份尽管偏少,也应该尽力做到饱满和坚实。梁振华坦言,“这的确是剧本的缺憾,一方面受制于我们能力和意识的局限,另一方面是编剧团队在这方面功夫没下够。这些,我们在编剧团队的内部复盘会上,有了冷静的反思。”

不撒糖,不甜宠,也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和权利

当前,甜宠剧当道,不少的编剧、导演、制片人和影视公司蜂拥而上,四处撒糖。其他类型受到了明显的挤压。

“甜宠作为一种新兴的类型,有它的存在价值,尤其背后依托的是庞大的年轻全体的趣味。问题不出在这种类型,问题是现在整个行业几乎快被这个类型给彻底垄断了。十年后,我们如果回头看这些年,除了糖,我们这些从业者还能留下些什么?”梁振华希望,大家能够也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希望有更多有手艺、有情怀的同道中人,有更多更多元的作品。

梁振华很少在朋友圈晒“战报”,他觉得创作者晒榜单“有点尬”。但他却在6月中旬罕见地发了一条《怪你》在所有榜单登顶的朋友圈,配文如下:“第一次发《怪你》的数据,无他,只想给处于焦虑中的编剧和制片同行们传递一丝希望,靠努力、手艺和诚意,即使不撒糖,不甜宠,也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和权利。”

“活着,靠一口气,当然也要有章法。”最后,梁振华还毫无保留地分享了生存和爆款方法论。

第一,始终笃信,只有诚意和手艺才是立身根本。我希望和一群上进的人一道,踏踏实实,好好的打磨、超越、重塑自己,拿出一部部好作品,慢慢树立青春你好的品牌。

第二,坚持创新。不要埋怨环境,不要埋怨生产机制,哪怕从小处着手,哪怕从局部出发,我们都要始终坚持这么做。否则你将永远落后于人。

第三,向高手和优品致敬。正午阳光就是我们的榜样,他们每一部作品都那么有力量;跟我们同期播出的《隐秘的角落》非常棒,这样的作品一年有个十部,国产剧集的整体水平将会飞跃式提升。成长就是一个自我学习的过程。

第四,建构并实践清晰的审美标准。青春你好团队通过长期磨合、反复思考和多次创作,如《热血同行》《怪你过分美丽》,开始慢慢建构起一套剧集美学标准,一步步完善,一步步清晰,作为我们未来前行的指南。譬如这次《怪你》就是一次生动的实践,剧作的结构与节奏,情绪的掌控,形式感的呈现,试听元素的调性,包括包装,等等。这真的是一门值得细细琢磨的学问。创作的“糙”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回到审美、回到创作、回到故事、回到形式成为从业者的共识,也许行业的春天就不会太远了。

[梁振华,男,湖南邵阳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北师大国际写作中心副主任,著名编剧、制作人,青春你好传媒创始人。代表作品《澳门人家》《怪你过分美丽》《热血同行》《三生三世枕上书》《冰与火的青春》《神犬小七》等,多次获得“华表奖”、“金鹰奖”、“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