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之下》:从反派男主身上拷打出正义之花

《阳光之下》:从反派男主身上拷打出正义之花

文|沈如是

说实在话,这部剧真的算是在刀尖上行走了,能播出也属实不易。经过了一系列的定档又撤档,很多人都认为播出无望。毕竟,半部刑法傅慎行,招招都在不能过审的边缘疯狂试探。

如今骤然空降,即便把名字从《掌中之物》改为了伟光正的《阳光之下》,就连主角名字都悉数更改,甚至男主掉番变成了男二,也还是难以消磨小说粉丝们对这部剧的期待。

值得肯定的是,这部剧有个最大的亮点,就是一改往昔霸道总裁爱上傻白甜的人物设定。

一个是心狠手辣、病态扭曲、杀人不眨眼的反派总裁,另一个则是双商在线,三观极正,不屈不挠坚守正义的大学老师。以往的剧情中,女主最后一定会爱上男主,但是这部剧却反其道而行之,女主柯滢不会像一般的女主角一样爱上这样将自己的人生与光明生生毁掉的恶魔。

其实,不难发现,像《今夕何夕》《东宫》《隐秘的角落》,再加上《阳光之下》,男主要么是反派,要么就是负面性的人物,完全颠覆了以往高大上、伟光正的正直精英的男主角设定。

但是这些剧却可以大火,甚至评分居高不下,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如今的影视市场正需要这样类型的主角。从恶中取善,远比从善中取善更有力量。

这同时也更容易激发观众深层次的思考,而不是只局限于剧中男女的爱恨嗔痴、颜值与否。原著作者说,“我笔下的何妍(柯滢)从来没有爱过傅慎行(封潇声)。”原来,三观并不能跟着五官跑。

而事实上,如今的影视剧,也确实需要这类反套路的反派男主。并不是因为斯德哥尔摩的情愫,而是以恶为鉴,凝视黑暗与深渊,方能明白“正道”有多重要。

首先,《阳光之下》虽然将剧中人物名字有所改动,但是所幸播出的剧情已经是尽可能地还原原著内容了,没有甜,只充斥着无尽的黑暗。封潇声集杀人、强奸、非法监控、恐吓,甚至找人轮奸女主并拍下视频,可谓是无恶不作。

但奈何演员彭冠英的英俊面庞以及超出一米九的挺拔身高,使得很多观众大呼“只要哥哥长得好,三观跟着无关跑”等毫无底线的言辞,科学来讲,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这是不可取的,一个怙恶不悛、知法犯法的穷凶极恶之人,写在文中或许有一种邪恶势力的霸道,但是一旦将其搬出屏幕,便是极为恐怖的事情。这部剧的播出,精准地击中了主流审美。

封潇声确有其魅力所在,但却从未被当作一个正面人物去塑造。女主柯滢也并非傻白甜一类的白痴角色,依靠自己的“真善美”去感化男主,最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是和封潇声斗智斗勇,在相处过程中也不曾对其心动半分,这才是正确的价值取向。

这世上本没有纯粹的善,也没有纯粹的恶。人是复杂的动物,没有非黑即白,即便狠辣到视人命如草芥的封潇声,也会因爱上柯滢而一点点变得卑微。

观众们越来越接纳并且对负面的反派主角趋之若鹜,传达了这样一种讯息:敢于打破常规设定和命运塑造,是会有意外之喜的。

从迷雾剧场中的《隐秘的角落》,主角张东升阴暗且变态;而《东宫》的男主则更让人又爱又恨,不仅灭了女主全族,更让那个花季少女命殒18岁。但相比较于《阳光之下》的封潇声,却都不值一提。

常规设定中,负面人物更多的都是以配角形象出现,以此来衬出主角的伟光正。但是这样的人物,其层次是不够饱满的。而将主角直接设为反派人物,有利于丰富人物层次。

这样的设定,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中国的影视剧终于肯正视人性之恶了。以小丑这一人物形象举例,在DC旗下他是十足的坏蛋与罪犯,一个超级反派。但是很多观众了解这一角色之后却都选择了站在小丑这一方,这是因为小丑怀得有理,坏得正义,坏得让人产生了共鸣。

即便欧美国家的很多剧都充斥着血腥与暴力,但却都深刻地揭露了社会最阴暗的一面,人性深处的善与恶相互厮杀消磨,诠释了反派主角对于剧集的意义所在。

以恶为鉴可明人性,黑暗的人性与阴暗的社会,一定要有人去率先正视它、凝视它,继而剖析它、解构它。聚集创作从来不是只有伟光正一条路可走,要想触动观众,就必得有不同寻常之处。可惜如今的一些编剧,在舒适圈呆久了,已经疲于走出来了。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微信:hanyingnan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