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安如梦》:勇于打破角色塑造桎梏,“古题新立”塑造力量型女性

《宁安如梦》:勇于打破角色塑造桎梏,“古题新立”塑造力量型女性

近日,由爱奇艺出品、芝麻荚工作室匠心呈现,改编自晋江文学城时镜的小说《坤宁》,由全浩进担任总制片人,朱锐斌执导,白鹿、张凌赫、王星越、刘些宁等领衔主演的全员疯爱古装剧《宁安如梦》正式播出。

剧集由女主角姜雪宁的视角展开,经历过被野心裹挟的凄凉结局,重头来过的姜雪宁决定在人生的岔路口做出不同的抉择,改变自己的命运走向。主要人物先后亮相,几对CP的爱恨纠葛之外,最为观众乐道的便是《宁安如梦》对女性群像的力量感、落地感刻画。

作为一部以女性视角展开的“大女主”古装剧,姜雪宁身为女主角,不再是一位完美的“幻想型”女主。相反,许多时候,姜雪宁都表现出一种“反传统”式的手段与智谋,有野心、有欲望、有目标,并不受困于礼教对女性“柔弱”“顺服”的要求,也没有拘泥于传统脸谱式“完美大女主”至纯至善的人物定位,姜雪宁身上也有如普罗众生一样的贪嗔痴,但正是这些“不完美”赋予姜雪宁更强的落地感,使观众在强烈的共鸣感中获得有力的价值观引导。譬如剧中面对尤月等人对张遮的污蔑,她果断出手,以正面硬刚的“反常规”手段成功阻止有关于张遮的谣言传出。或许这样的行为方式相较于以往纯善的女性形象显得不够怀柔,却也勇敢打破了剧作中对女性角色无形的刻板束缚,让荧屏上的女性角色不再只有空有格局、一味善良、没有边界感的片面形象。

女主角姜雪宁之外,剧中出现的其他女性角色也同样带着鲜明的个体印记,不论是地位尊贵的公主,还是备受欺凌的庶女,她们无一不在努力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不同处境的女性角色展现出相似的弧光,勾画出《宁安如梦》这幅充满生命力的女子百相图。

剧中女子打破刻板率性行事,并非不着边际的随意设定,而是建立在女性们对自己人生有一定掌控力的前提下。古代背景下,加诸在女性身上的重重规矩种种枷锁并没有被剧方随意忽视,譬如沈芷衣虽贵为公主,却一直因眼角的伤疤遭受非议,容貌仍是他人可拿来随意攻击女子的一把利刃,而姜雪宁用一个落樱妆巧妙地将公主的伤疤化为国之功勋,借皇权威力将对女性容貌定义的权力重新交回公主手中,治愈公主的多年心结,让公主明白女性并非只有容貌价值,一名独立个体所能承担的责任、达成的成就、实现的理想、汲取的学识,都是塑造女性独立人格的力量。

《宁安如梦》将女性角色作为一个个立体“人”来塑造,让她们直面自己的恐惧、理想,甚至对权利的欲望,在遵守时代规则的同时巧用规则,自我实现。

同时,剧中女性皆以独立的个体存在,人人皆是个人选择的第一负责人。不论是第一次一心做皇后,最终以性命为错误选择买单的姜雪宁;还是受到姜雪宁鼓励,开始正视自我价值、努力自我实现的尤芳吟,女性们都有着完整且合理的成长轨迹,在自我实现的同时也承担着该承担的责任。《宁安如梦》以真实、接地气的女性角色给观众以正面引导,而不是一味大开“金手指”,为“爽感”舍弃合理性,使剧情丧失厚度。

总体来说,《宁安如梦》的女性角色脱离传统影视剧中的单板刻画,“善良”“单纯”不再是她们唯一的标签,而是变得更加丰富立体,如万花筒般炫目璀璨,有着直击人心的力量感。这种源于小说又尊重现实的人物角色刻画,符合当下观众的审美取向,极具代入感的人物,让观众在获得愉悦的审美体验的同时,也能被剧情感染,收获正向的人生启悟。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知世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