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游戏》:脚踏两条时间线,重构悬疑世界风貌

《十日游戏》:脚踏两条时间线,重构悬疑世界风貌

“东野圭吾小说影视化作品中,首部以网剧形式登场的国产剧。”

“站在小体量剧作的大风口,开播三日,即可直通大结局。”

“倪大红老师从苏大强的灵魂中出走,归来还会是反派吗?”

作为爱奇艺迷雾剧场悬疑矩阵的排头兵,《十日游戏》的噱头只多不少,不足三日,便完成了从“默默无闻”到“一举成名”的蜕变,在持续不断地发酵中,《十日游戏》能否成为开启悬疑网剧2.0时代的启动键,还尚未可知。但回归到《十日游戏》本身,在豆瓣8.1分高口碑的基础上,围拢衍生出的聚光灯与呐喊声,却是此刻正在发生的。

剥去花饰的外衣,拨开重重迷雾,推动着《十日游戏》破局而出的源动力,渐渐露出真实的面目——依然是老生常谈的, 打造好作为“万物之源”的剧情本身。

尽管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但横亘在循规蹈矩与革新重生之间的微妙界限,似乎成为了筛选剧作能否成为破局者的严格卡尺。

显然,从观众惊叹的“悬疑剧还能这么拍”的声潮中,《十日游戏》在剧情线上大刀阔斧的改革,已然实现了挣脱旧束缚,实现“自救”变革的愿望。

除情节建构、角色塑造、背景渲染等,在“及格线”徘徊的努力外,《十日游戏》在对时间线的撕碎与重建、对剧情线背后人性的凝望等方面的革新,似乎更值得被关注。

拨开重重迷雾

撕裂因果秩序

“我愿意配合你,绑架游戏,现在开始。”

一罐啤酒下肚,沙发上高大的男人缓缓起身,抓起一把刀,向被捆成粽子扔在浴缸里的“受害者”走去,手里的刀开开合合发出骇人的声响,镜头在绳索与躯体间飘忽不定。这一秒,没人知道他手中的刀会落向哪里,血腥与重生,随时都可能会发生。还好在昏暗灯光、阴鸷眼神营造的阴冷氛围中,被暴力动作支配的凶器,最终割开的只是绳索。然后,“施暴者”趴在惊魂未定的“受害者”耳边,用低沉的嗓音缓缓吐出这句话。

这是《十日游戏》中,绑架游戏被按下启动键的重要节点,与此同时,东野圭吾作品中 “反转反转再反转”的调性,也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有着“行走的荷尔蒙”之称的朱亚文,在《十日游戏》中,点满了眼神杀的技能点。一身黑衣、压低鸭舌帽,冷冷飘过一个眼神,亦正又亦邪。在这样的神秘色彩下,朱亚文、刘奕君、倪大红,谁才是《十日游戏》中的幕后终极boss,令阅剧无数的观众们绞尽脑汁也捉摸不透。

神秘诡谲色彩、压抑冷清色调,在悬疑品类中更像是一道及格线,有则是分内之举,反之则会一击致命。《十日游戏》在将“分内之事”放大到最大化后,又出其不意的以新鲜独特的叙事方式,对自身的品质进行了一次拔高。

在传统认知中,时间线被正叙、倒叙、插叙、补叙这四种方式所“垄断”。但在《十日游戏》的独特视角下,时间线以被折叠的方式一分为二,因与果的时间顺序被打乱,迷雾重重的绑架游戏与紧张严谨的破案现场穿插行进。

当警匪与悬疑相遇,似乎总也逃不掉在“猫捉老鼠”的模式中角逐。但在《十日游戏》独特的叙事方式下,以警方奋力侦破,匪方亡命天涯的警匪大战来凸显戏剧张力的思路,完全消散了。

上一秒,是绑匪如何心思缜密的思量做到滴水不漏,下一秒,是警察如何挖空心思地拆招破解,在毫无痕迹的镜头衔接中,甚至会让观众产生警匪交错时空互动的错觉,警与匪更像是在同一条赛道上暗暗较劲的选手。而这带给观众的,则是极致烧脑的推理体验。

游戏中寻找真我

谎言中洞穿人性

“在东野圭吾的作品中,大多数亲生父亲都表现得自私自利,与孩子间没有深厚的亲情。”

“在东野圭吾的作品中,人物的爱恨往往是以一种先验的存在而出现的。”

根据东野圭吾推理小说《绑架游戏》改编的《十日游戏》,即便在角色设定上大胆做出了一些本土化尝试,但在角色塑造、情节建构上依然延续了东野圭吾强烈的个人风格。

埋下绑架游戏导火索的,是父女间淡薄甚至有些扭曲的关系;在情感关系上,《十日游戏》在简单的交代感情成因之后,就在情节的铺陈上着重对这种感情进行一次次的强化与渲染。

而在风格延续之外,对精神内核做出的正确注解似乎有着更加深刻的意义。

“人性的独白,世态的炎凉,这些是人类永远需要关注的命题。”

拨开错综复杂的迷雾疑云,窥见游戏与生死的距离,眼看着一切朝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奔涌而去……《十日游戏》发散出的一桩桩、一幕幕情节背后,都是对人性深情的凝视。

作为全剧行进脉络的绑架游戏,当褪去层层花哨的外衣后, 赤裸在观众眼前的是在利益得失的压制下,逐渐失衡的人性天平。

路婕伙同外人上演绑架游戏,以自己为诱饵从生父手中勒索四百万,是在父亲有所偏袒的爱中幻化出的恶魔,与心有不甘的试探,在交织缠绕中生出的邪恶念头;原本义正言辞拒绝路婕荒诞念头的于海,突然间的转变,是被沈辉逼上绝路后,以报复的方式进行的一场自我救赎。

而路婕的死亡真相、警察在缜密的破案过程中揭露的更大危险、主角们步步为营继续进行着的命运游戏……都是在烟雾愈发浓厚的迷雾森林中,窸窸窣窣挥舞着的人性爪牙。

在沈辉投资的游戏《绝人之路》中,英雄扬帆远航,要去打倒最后一个BOSS,但当终极BOSS只剩最后一滴血的时候,它会对除慈悲技能点外的所有攻击免疫。

绝人之路,无罪可赎,慈悲可解。

“而所有慈悲的人,内心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