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自己》:都市励志题材外衣包裹着伪现实主义

《亲爱的自己》:都市励志题材外衣包裹着伪现实主义

当城市里的霓虹灯一盏盏熄灭每个倔强硬撑的灵魂都该被温柔以待

对现实和自我的反思大抵是亲爱的自己这个定位于现实题材的都市情感励志剧想要传达给观众的主要内涵在快节奏的大都市,每个人都为了生活得更好而拼搏,但是年轻人步入社会后的各种冲突却是不可规避的。外界的规则与潜规则自己的理想与原则各种条条框框都在无形中束缚着都市里摸爬滚打的年轻人不管做什么都要思虑周全却唯独容易忘记自己

《亲爱的自己》正是将这个主题,以男、女主角事业和感情的冲突的形式,试图将主题进行深化。该剧在开播之前饱受关注,上映不久后的评价却两极分化十分严重。除了男女主的颜值吸睛,情节寡淡乏味,缺乏戏剧冲突;人设单薄,过于脸谱化;男、女主角之间没有化学反应,CP感欠缺等问题都是该剧的缺陷。

这部看似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励志情感剧其内里无非是编剧依靠撰写的“伪现实主义”来贩卖现实焦虑,从而制造一种所谓的现实主义的观感。由于剧情桥段缺少原创性,加之各种拼凑起来的焦虑性内容,浮夸而又老套难以摆脱偶像剧的影子故而只能依靠演员将角色往真实中带才可以让观众认为剧情是真实的。可惜开播至今,无论是演员的演技还是剧本的桥段,都不足以让这部剧成为真实的映象都市剧情悬浮,缺少真实的生活气,是《亲爱的自己》最为人诟病之处。

没有职场剧那种从小白一路打怪升级的热血成长线,也没有男女主一方人设崩塌的情感线,加之没有甜甜的CP感,《亲爱的自己可谓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剧情老梗频出 男女主貌合神离

亲爱的自己播出至今基本可以确定该剧问题的源头最大的问题就是故事缺少原创价值

女主角开局到卫生间当众对合作方老总进行围追堵截的这个情节,已经是多部电视剧的座上宾了。这个梗最早在二十年前的韩剧当中就已经被反复利用。同时,阚清子饰演的女二号,努力融入贵族幼儿园的妈妈群但并不受欢迎。即使是在前段时间大火的《三十而已》,也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的套路。实际上,这个努力融入上层社会的剧情梗,也出现在二十年前的韩国现代剧当中,比如主角们要努力融入江南的财阀贵族圈儿。而在已播出的剧情中该剧不仅有作为大情节出现的老梗诸多小情节也是旧梗频出,例如男二号的母亲催着生孩子,就是被各大电视剧用烂的剧情。

加之前面剧情太“正”,观众一猜就知道后面肯定是女主“误会”了男主出轨,这样为了制造戏剧冲突而故意设置的“疑似出轨”、“误会丛生”的剧情也是乏善可陈。大量老梗以大情节和小情节的方式出现,只能显示出这部电视剧缺少了创作最基本的原创精神,不新鲜、太陈旧。

而剧情上另一个最为明显的短板就是男女主之间没有化学反应,CP感不足。

刘诗诗和朱一龙都是曾经演技在线的演员,然而在《亲爱的自己》中,虽然前面的戏份很甜,又是求婚又是拥吻,可就是看不到他们对视时彼此眼中的“星星”,技巧足够,但爱意不浓。昔日刘诗诗在《步步惊心》里的演绎,能够看出她对“四爷”无尽的爱意与奉献隐忍。而朱一龙在《情定三生》中对杨蓉的感情戏,浓烈而炙热,一个眼神就把爱而不得演绎得入木三分。他与白宇在《镇魂》里的对手戏更是颇有火花。偏偏在这部剧中两个人的搭档显得貌合神离,这也是这部剧极为致命的缺点。

尽管导演丁黑自称该剧并非偶像剧,然而剧情种种套路却又难逃狗血偶像剧情的标签。而最终《亲爱的自己》不论是口碑还是收视都双双下滑,大部分的观众并不买账。

人设过于理想 小花难堪大任

女主李思雨与男主陈一鸣个性不同,但人设都不差,都是“好人”。男女主过于平面化的“好人”人设,脱离当代职场白领真实的打拼状态,离现实生活过于遥远的角色设置,很难让观众产生共鸣,激发讨论。

李思雨被职场“pua”还是一往无前。男主角陈一鸣是职场精英,他在自己的领域非常的优秀,虽然在尔虞我诈的职场摸爬打滚了很多年,但在陈一鸣的身上,依然存在着单纯而又义气的一面。由于部门成员面临裁员,作为部门负责人的陈一鸣不忍心裁掉任何人,于是他不惜和人力负责人叫板,最终裸辞。原本想要休整一段,又为了不让李思雨担心,陈一鸣将辞职瞒了下来。但是因为李思雨的妹妹面临豪车的巨额赔偿,为了帮李思雨分担,陈一鸣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找工作中。作为一个男人,陈一鸣几近完美。职场上,他有能力、有才华;对待感情上,他浪漫忠诚又有责任感。这样一个完美的男友人设,其实是很不真实的。

但不论如何朱一龙的演技还是在线的也就挽救了一些剧情上的短板反观曾经的流量小花刘诗诗饰演的女主李思雨却并未呈现出和自己流量相匹配的演技水平作为一个演员需要表演的当然不仅仅是剧本的台词真正更考验表演功底的是剧情背后隐藏着的潜台词部分这才是承接演技的地方

李思雨是一个雷厉风行积极向上的职场女青年,刘诗诗的表演很难赋予角色这样的感觉。因为刘诗诗的演技是向内的、打不开的,她演文弱的小女生尚可,演李思雨这样的人物就丧失了气场。演员的演技越向内,就越死板,角色也就越死气沉沉。当角色死气沉沉的时候,整个电视剧的调性就不会高,很难出现爽剧的模式。

按理说,刘诗诗久别荧屏、产后复出的第一部作品,本该是备受瞩目。只是这部作品一开播就陷入各种话题与热议之中。以刘诗诗的流量和朱一龙的演技,这样一部新作竟然扑街,实在有些意料之外。

9月11日,该剧导演丁黑的工作室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一篇《亲爱的自己》剪辑指导的朋友圈撰文,称这是剪辑指导的“心里话”。这位昵称为“薇的后车厢”的剪辑指导在文中表示,《亲爱的自己》是个特殊的挑战,因为离现实太近了:“很多原本定位在偶像级别的演员,在《亲爱的自己》都突破了自己……剧中的人物没有一个是完美的,甚至是让人不舒服的,但其实反思一下,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一个或两个以上角色的组合。”

随后,丁黑也在个人认证账号转发了该博文,并表示:“确实不是偶像剧,确实大家都不完美,善待他人,原谅自己,终(忠)于自己,这很难,坚持做就OK。”导演激动得甚至手抖打错了一个字。

毕竟,《亲爱的自己》曾一度备受行业瞩目,前期宣传极为高调,未播先热,演员阵容也很讨喜。面对如此结果,作为执导过《玉观音》《大秦帝国之纵横》《那年花开月正圆》等剧的著名导演,丁黑此番亲自下场“挽尊”的行为,却并未收获多少认可。

以伪现实主义 贩卖现实焦虑

亲爱的自己是一部定位于现实主义的都市励志情感剧这类主题也是近年来整个影视业都在争相试水的题材但纵观当下播出的剧集,似乎现实主义题材极易沦为玛丽苏情感剧的又一个外衣也容易变成只是悬浮在荧幕中的“现实”生活其实现实题材想要跟观众产生共鸣,最重要的还是创作者要贴近生活创作。可是在亲爱的自己这部剧中处处是非正常的狗血剧情设定

李思雨是一家公司的名牌销售,也是职场上的拼命三娘为了和客户争取十五分钟的面谈机会,她甚至堵对方老总堵进了男厕所。不仅如此甚至还有老板考验李思雨最终得出她是个善良的好员工的戏码这类在鸡汤文里经常见到的故事就这样套用在了“现实主义”的剧情上可谓是挂羊头卖狗肉

主角人设过于高大上,或过于个体化,也是目前现实主义题材剧最容易出现的问题。这部剧中的主角虽然没有很高大上的设定,但是男女主都太过个体化。李思雨是个独立自强有原则的女强人,但是性格过于刚硬,而她的男友陈一鸣则更是难以挑剔几近完美。剧中人物设定过于理想化无形之中就踏上了偶像剧的老路,也使得剧情变得悬浮而又虚无,这就是“伪现实主义”。而这样的“伪现实主义”包裹下所展露出来的现实焦虑,也就显得不那么真实,也极难让人产生共鸣,或者说,容易给人以错误的共鸣。

现实主义题材的戏需要有很准确的话题敏感度,以及正确的社会责任感。在这基础上,创作者也必须有扎实的写作功底,才能将人物群像塑造得生动传神。所谓“伪现实主义”,就是因为创作者没有吃透生活,更没有贴近人生。并不是现代剧天然就具有了“现实主义”的基因。现在的影视创作,很多都是从生意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生活的角度出发,这种初心很难达到现实主义的高度。

现实主义题材更像是一种态度、一种风格。历史、科幻也可以拍得非常现实主义。反过来,现实题材也可能拍得非常的架空、悬浮最重要的还是创作者必须保持初心,贴近生活创作。现实主义题材受到追捧,也足以证明了其在影视市场的繁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追求质量了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