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战疫版:以提胆夜行的勇气,与死神交手的六十余天

《中国医生》战疫版:以提胆夜行的勇气,与死神交手的六十余天

“我们向全国各族人民、向港澳台同胞、向海外华人华侨说一声,新年好!”

屏幕一分为三,耳畔,喜气洋溢的拜年声在救护车疾驰而过的警笛声中,渐渐变得遥远而空荡。眼前,欢闹一如往常的春晚舞台,与驰援医护行色匆匆途经的武汉大桥,被定格在了同一个画面。

眼耳逐渐归一,极致的热闹与极致的悲壮相隔万里遥相呼应,为守在屏幕前的观众碰撞出了交错时空的磁场。这是《中国医生》战疫版仅占据十九秒的镜头,却在不经意间就触动了观众脑海深处的回忆。医护群体在前方艰苦奋战,病患、家属以及千千万万个普通群众感动落泪的“峥嵘岁月”,再一次被呈现在观众眼前。

在《中国医生》战疫版留存的光影生死场中,一切都那么不同寻常。甚至有观众动情道: “这是其它纪录片中,不可能出现的画面,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医生的另一面。”

“豆瓣开分9.7分”

“打破了纪录片评分的历史记录”

“纪录片口碑新高地”

诸如此类的赞誉声不绝于耳,抛开情感因素,《中国医生》战疫版将心血与生命浓缩在一方屏幕之上的努力,似乎同样值得自来水观众为其摇旗呐喊。

神坛之下 张弛有力

《中国医生》战疫版不是在造神,并未将有血有肉的白衣英雄们,捧向刀枪剑戟、人间烟火都不入的神坛。

即便这一次,身处与死神交锋的凶险战场,《中国医生》战疫版依然延续了第一季《中国医生》“不歌颂,不夸饰”的调子,镜头语言充满了冷静、克制的力量感。真实之外,为观众留下了独立思考的大片留白

首位出场的“剪彩”医生,就以一己之力打破了观众思维中固化的战疫医生形象。坐在病床上,吸着氧气的余昌平,是被病毒从战疫一线拉回的伤员。与英雄这个词相比,镜头下的他反倒更贴切观众头脑中的“小老头”形象,爱讲笑话、会吐槽盒饭肉少、会在十平方的病房里转着圈的锻炼身体……看起来真实而又平凡。

《中国医生》战疫版没有将全部视线投射在战疫场上那些激昂热血的场景和煽情的片段,而是张弛有度,把战场下的放松放空、平凡普通,也一并呈现在观众眼前。在这样的情况下, 医护人员们同死神徒手相搏的“张”,与在战场下或嬉笑或感性的“弛”,完美结合在了一起。

就像以幽默风趣的灵魂在至暗时刻传递力量的余昌平,笑着说出:“所以我总是会感染的,总有一天会倒下的”时,观众在堪比综艺效果的纪录片中渐渐松弛下的那根弦,突然紧绷。内心深处震颤引发的笑泪齐下,是任何刻意煽情的赞歌都无法达到的效果。

因为“我只是想我妈妈了”而流泪的陈晓蓓、在恐惧压抑时写信给奶奶的准新娘荔缘、贫嘴的“精神小伙”男护士王皓东……战疫场下充满了人间烟火气的真实感,与穿上防护服镇定自若、救死扶伤的伟大使命感,在《中国医生》战疫版中穿插行进。

观众的复杂情绪在这一张一弛带来的真实感里缓缓游走, 而这份真实,自有千钧之力。

战疫闭环 生死相扣

“从2020年1月24日开始,全国累计派出四万两千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这是一场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医疗救援行动。“

这一次,换作白衣战士们,成为了最美逆行者。大家都深知, 这不是一个人、一种职业、一座城市的战斗,而是华夏儿女的休戚与共。正是在这样的整体认知下,《中国医生》战疫版如何有效调度镜头语言,将群体共识化为精神信念,揉碎在一部纪录片中,就不能不引发热烈地关注。

并非是设想中的繁复加工,《中国医生》战疫版在光影周旋中,似乎悄然印证了达芬奇的那句:简单是最高级的复杂。

从一部医疗纪录片,到一部叙事宏大的医疗纪录片,只有两步之遥。

《中国医生》战疫版通过张弛有力的镜头把控能力,将医护人员在战场下的平凡真实,与在战场上的杀伐果断,描摹交融在同一个画面中,从而呈现出了医护人员走下神坛的“双面人生”。

而在此之外,又将视线投放在了医护、病患、家属三者之间形成的医疗闭环上,这是《中国医生》战疫版迈出的坚实一步。

“他们只要来看我们,我晚上的觉都睡得安生,真的就有这么神奇啊。”

“我们这层楼死了二十几个人,太脆弱了。”

“挑瘦肉,我不喜欢吃方便面。”

在《中国医生》战疫版中,视线并未锁定在单一的医生视角,形形色色的病人群体也是镜头对准捕捉的对象。对医生心存感激的阿姨,对病情极度恐慌甚至一度失去求生欲望的何杰、被肿瘤压迫神经的挑食患者……在医生与病人的相处中,“你眼中的我”与“我眼中的你”逐渐交叠。

而种向日葵等妈妈回家的女儿、得知女儿奔赴武汉一线后在电话一端哭到失声的母亲……作为医护人员强大精神支柱的家属,出现在《中国医生》战疫版中,更使医护形象更加血肉丰满起来。

与此同时,镜头也开始“出走”。医护人员们在与死神交手的战场之外,日常的生活起居仍要继续。志愿者、酒店工作人员、司机……他们都与医护人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人人自危的氛围下,他们仍然选择暴露在病毒下,为医护人员料理好战场下的一切,然后轻装上阵。

对被遗忘的战疫后方投以热烈注视的目光,是《中国医生》战疫版迈出的成功进阶的第二步。尽管镜头语言极为克制,但在《中国医生》战疫版中出现的每一个身影,都是提胆夜行的勇士, 由此形成了更大意义上的”战疫”闭环。

好一幅伟大的众生相。

以身试险 光影长存

但在这幅众生相中,却不见深入险境、捕捉真实光影的镜头“猎手”们。他们存留的痕迹,只化作了片头片尾中,几十划的姓名。

但这份深入“虎穴”的勇气,却值得被记住。

被誉为“战地之神”的罗伯特·卡帕曾说过: 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还不够近。

无孔不入的隐形杀手不亚于战场上的枪林弹雨。二月,是新冠病毒最横行霸道,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时节,《中国医生》战疫版的摄制组却扛着摄影机零距离直击战火连天的战疫一线。相隔千年,似乎再次听到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回响。和平年代,也有幸得以看见战地记者般的豪情万丈。

尽管已经有《在一起》《疫战》《平凡世界之全民战疫》《最美逆行》《新冠爱情故事》《疫囧》《疫战》《一车口罩》等多部抗疫题材的影视剧即将筹备开拍,但风波平息后的还原与重建所产生的价值,是永远无法和第一线真实的珍贵影像资料相比拟的。

《中国医生》战疫版以时间线为推进,记录从新冠疫情爆发到四月底医疗队凯旋期间在武汉的医护群体的抗疫故事,深度跟踪拍摄武汉4家医院,8个医疗队,30多名医护,20余名病人,启动8个摄制组,60天不间断记录。

有观众说:“《中国医生》战疫版的摄制组,是在为艺术而献身。”然而这部在生死一线捕捉到的光与影,相较于艺术作品而言,反倒 更像是一部以镜头为笔,字字落得坦荡的珍贵史书。

“你们是战士都拿起了枪,走上了战火无声的边疆,抚慰这片土地受过的伤,谢谢你们为这黑暗带来的光亮。”

手术刀,摄影机,都是兵器。

救死扶伤者,定格时间者,皆为战士。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END